倚天文学网
繁体版

239.明月在我心之我要过的比你好 十七

    和谐社会, 支持正版

    安雅也明白了乔治的意思,虽然明白, 可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难过。之前,她是打算瞒着乔知的, 日后找个好时机再和乔知说起此事, 说不定能收获乔知更多的心。可是眼下,事情突然被揭破了,乔知的反应,让她有些难过, 虽然理智告诉她, 乔知这样做是对的。可安雅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

    “就算你嫉妒安雅和我的关系,也不能信口雌黄啊!你这样是对安雅的侮辱,是对我的侮辱!高然,我印象里,你一直是个聪明善良的姑娘!如今, 你让我很失望!”乔知松开安雅,摆出一副失望至极的样子来。他很有信心,以往, 每次高然有所动摇的时候, 他只要摆出这幅样子, 高然就会立刻投降。

    李玥然翻了个白眼,转身欲走, 忽然看见不远处的大树下倚着一个人影, 她仔细一看, 嘟起了嘴,“哥,你就在那里看热闹,也不帮我!回头我让阿爷抽你!”

    倚在树上的男人听了这话,一直皱着的眉头松开了,脸上也带了些笑容,他正是高然正在当兵的大哥高严,这几天正好休假回家。“你这丫头,大哥只是怕贸贸然出手,你会生我的气啊!以往你不是最不喜欢大哥插手你和他的事吗?”这话还是带了些试探。

    李玥然却扑到了他怀里,揪着高严的衣领委屈的说道:“你还说,你是不是一早知道他在骗我,你也不说,你看我笑话呢!呜呜!我告诉阿爷去!”说着就要离开。她说的阿爷是堂爷爷,当年她爷爷在战场上牺牲时,堂爷爷才十八,哥哥死了,嫂子也没了,自己一辈子没结婚,养大了侄子侄女。很受高家人敬重。

    高严看这熟悉的动作,熟悉的小奶音,的确是自家mèi mèi没错,看来,mèi mèi果真是开窍了!刚才看到这一幕,他还以为自家mèi mèi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身了呢!看样子,是自己想多了。

    高严见mèi mèi扭着身子要走,忙抱着mèi mèi哄道:“好好好,都是大哥的错!大哥帮你出气啊!”说着狠狠瞪了看到他一脸惊惶害怕的乔知一眼,“记住,回去收拾好东西。待会我去拿。要是落下一点半点的,这回乡指标,你们也别想了!”然后搂着mèi mèi转身走了。“好了,没事了,有哥在呢!咱先回家吧!哥给你买了好东西呢,你不是说喜欢城里姑娘带的丝巾吗?哥托人给你买了一条,回去看看喜不喜欢!”

    李玥然委委屈屈的跟着哥哥走了,听到这里,忽然想了起来,转身说道:“上次我姑姑送我的那条丝巾,被你拿了去说是生日礼物送给了安雅,也给我送回来!哼,之前从我这里拿的所有东西都给我还回来,一个也不许留!哥,你替我看好了!”

    高严见mèi mèi这睚眦必报的样子,乐了,“好,哥都替你拿回来。放心吧啊!”

    眼看着高严兄妹两走了,安雅一脸惊慌的趴在乔知怀里,“阿知,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乔知浑身还在害怕的颤抖着,方才安雅躲在自己身后,没看到高严看向自己的眼神,狠辣毒厉,整个人也散发着一股杀气,仿佛下一秒就能杀了自己。他知道,高然的这个哥哥,是上过战场,杀死过人的。所以一直以来,他都很怕和高严相处,生怕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会在高严的眼光下无所遁形。

    今天晚上,事情都那么奇怪。原本在自己鼓掌之中的高然突然变了,而在自己蛊惑之下不亲近高严甚至不喜欢高严的高然竟会找高严出头。而且,自己和安雅的事瞒得那么好,高然怎么会知道。还有安雅有孕的事,自己都不知道,高然是如何知道的!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乔知不禁竟怀疑的目光投向了安雅。他是知道女人的妒忌心会做出什么事的。别的不说,几个下乡的知青里,这样的事就没少发生。高然也就投了个好胎,父母亲人护着,要不然,迟早被那帮满心嫉妒的女人撕碎。这样看来,会不会是安雅故意将这事透露给高然知道的。可是安雅又是图什么呢?只是单纯的嫉妒吗?

    “阿知,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高然她怎么会知道咱们的事啊!现在怎么办啊?”安雅没有看到乔知怀疑的眼神,她现在心慌意乱,事情超出掌控的感觉实在太不好了。尤其是看到高然逃出自己布下的陷阱,这感觉就更不好了。

    安雅的表现让乔知减轻了些许怀疑,没有人比安雅更不想看到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比自己还需要高然。应该不会是她。那么会是谁呢?

    “你怀孕的事,除了你,还有谁知道?和你住在一起的张丽英会不会也知道了?”乔知问道。

    安雅低下了头,仔细回想着,“她或许真的知道。我这几日早上起来的时候,都会想吐。昨天中午吃鱼的时候,我也想吐。她或许就是看到这个,猜到了什么。张丽英!该死的!”

    乔知叹了口气,“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高严既然知道了,高然这条路显然是走不通了。咱们只能放弃了。可惜了!”真的可惜了啊!他已经问清楚了,高然手里的私房钱居然有四五百块之多,除此之外,她手里还有奶奶留给她的一块玉,卖了应该也值不少钱。有了这些钱,自己和安雅便可以无后顾之忧的继续读书了。真可惜啊!

    “难不成就这么算了!不行,咱们可指望着高然的钱养家糊口,继续读书啊!没了她,咱们以后怎么办啊!”安雅激动的说道,“不行,决不能就这么算了!”

    “不这么算了,还能如何!高严不知道,或许还有办法挽回。可是现在高严知道了!你忘了他方才说的话了吗?如果咱们不算了,回乡指标你也别想要了,你想留在这穷乡僻壤,我可不想!我爸妈mèi mèi还在魔都等着我呢!”乔知也激动的低声嘶吼道。说道激动处,他伸手猛地锤在旁边的树干上。

    突然他的动作顿住了,他的脸狰狞起来,左手捂着右手,好疼啊!

    安雅顿时心疼的握着他的手,“你这么冲动做什么啊!疼不疼啊,疼不疼啊?”说着低头给乔知吹着伤口。乔知见状,神色温柔了下来,小时候,自己哪里受伤了,她也是这样捧着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自己吹气,仿佛这样就可以将疼痛吹走。

    乔知一把将安雅揽在了怀里,“安雅,就算没有高然的钱,我也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还有咱们的孩子。你是知道的,我爸妈有多期待我的孩子。放心吧!咱们的家在魔都,只要能回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安雅趴在乔知的怀里,此刻的幸福让她暂时忘了对高然的嫉恨,是啊,自己是魔都人,终究要回到魔都去的。高然不过是自己和阿知生命中的过客而已,就算没了她,自己和阿知也会过上幸福生活的。她就不相信,自己还真比高然差吗!只是可惜啊,没能哄骗高然,让她不去上大学。这才是安雅最可惜的地方。

    “阿知,我们会幸福的。”安雅趴在乔知怀里说道。高然她会后悔的!她一定会后悔的!

    高严搂着李玥然回了家,高爸高妈正在堂屋陪人说话,见他们回来了,尤其是李玥然还一副哭过的样子,高妈顿时就心疼坏了,锤了儿子一下,“你又怎么招惹你mèi mèi了!她不就是喜欢那个乔知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只要幺妹开心就好了!”

    高爸白了高妈一眼,“你胡说什么呢!你个妇道人家知道什么,那乔知不是个好东西,幺妹啊!你听阿爸的话啊,你如今考上了京都大学,你姑姑姑父还有表哥们还在京都等你呢!那个乔知的回乡指标也下来了。你们啊,不是一路人,知道不?以后到了京都,让你姑给你找个更好的,比乔知好一千倍一万倍。啊!别再和那乔知联系了知道吧?”

    李玥然听到高爸高妈的话,心里叹了口气,这个高然啊,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这样无条件纵容她,疼爱的她的家人,她怎么就会信了渣男的鬼话和她私奔了呢!想到书里,高然死后,高爸高妈托着年迈的身子从老家赶了过来,高严拖着残废的腿也来了,和乔家打官司,想要为高然讨回公道,最后反而被乔家倒打一耙,输了官司,最后撂倒回乡。

    想到这里,乔知脸上扬起了自信的笑容,向高然走去,同时张开双手,准备来一个热情的拥抱。这样才足以表达他内心的激动。相信高然也是同样的感觉。

    乔知看到高然脸上露出了一抹羞涩的微笑,整个人也鲜活起来,乔知得意的笑了,看吧,他就说,高然怎么可能会忘得了他!高然对这次久别重逢也一样激动一样欣喜。

    想到这,乔知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脚步也加快了几分,向高然走去。

    五步,四步,三步,两步,一步!

    就在他们即将拥抱的时候,乔知却惊讶的发现,高然很自然的越过了他,如乳燕投林一般,扑到了他身后一个人的怀里!

    “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机场接你啊!”李玥然笑着说道。

    程诺一手抱着李玥然,一手从身后拿出一大束火红的玫瑰,“生日快乐!我知道你这个女强人肯定忘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可是作为老公的我,可不能忘了啊!”

    李玥然这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她的生日,怪不得这男人昨天通话的时候问他做什么他语焉不详呢!李玥然接过玫瑰,笑道:“礼物呢?光有鲜花没有礼物可不行啊!”

    程诺松开李玥然,从怀里掏出一个首饰盒,打开,里面是一条钻石项链,“喜欢吗?粉红之心,送给我最爱的你!”然后给李玥然戴上了项链。

    李玥然低头看了看项链,笑了,在程诺脸上亲了一口,“我很喜欢,谢谢你,老公!”

    程诺将左脸伸了过去,“这边也要。”

    李玥然看了看周围,周围人都用善意、祝福的眼神看着她们,李玥然不好意思的凑上去又亲了一下,“这下好了······”话还没说完,就被程诺堵住嘴,两个人在众人的注目之下,来了个浪漫热情的法式深吻。

    好容易松开了,李玥然害羞的脸通红,在程诺胸前锤了一下。程诺笑嘻嘻的揽着老婆,孩子都这么大了,每次亲热,然然还是会害羞。真可爱。他这次来是来宣誓主权的,他的眼线告诉她,此次模特大赛,有很多小年轻在然然跟前转悠,哼,她可是有主的。别打错了主意。

    “走吧,老婆,游轮,烛光晚餐,我都已经安排好了,赏个脸吧?”程诺笑着问道。

    李玥然知道自己身边的工作人员肯定有程诺的眼线,要不然他怎么知道自己晚上没有行程安排。不过她自问没做什么对不起程诺的事,便没将这事放在心上,况且这也算是夫妻间的情趣罢了!

    “知道了。我先回去换身衣裳。”李玥然白了他一眼笑道。

    夫妻二人搂在一起走了。

    众人见没热闹看了,也散了。只剩下乔知张开双手站在原地。

    乔知整个人如坠冰窖,耳边传来高然和那个男人打情骂俏的声音,整个人仿佛傻了似的。原来,高然眼里的欢喜娇羞并不是对着自己,原来高然早已经将自己给忘了个彻底。原来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他第一次清醒的认识到,早在十三年前,自己就已经彻底离开了高然的世界,只是自己还心存一丝幻想,是自己错了。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都是自己错了。

    乔知愣了好半晌,才清醒了过来。他看到前台fú wù员的眼神,仿佛在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他顿时觉得浑身如针刺一般,难以忍受。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个让他尴尬不已的地方。

    电梯里,程诺忽然问道:“方才那个男人,是不是乔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