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文学网
繁体版

230.明月在我心之我要过的比你好 八

    和谐社会, 支持正版  江海生带着妻儿进去了。江心月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 高冷的面对着周围人。她看着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厅,正面墙上,是程诺和那个纪苒的照片, 上面写着百年好合。江心月冷笑一声,又是一个为了钱贪慕虚荣嫁入豪门的女人。江心月鄙夷的打量着照片上那个灿烂微笑着的女人, 不屑的移开视线。

    江夫人满面笑容的和认识的贵妇人们打着招呼,不过是订婚典礼,可是当地的社会名流都来了, 政商各界的人士也都来了。程家果然财大气粗,不愧是地头蛇的称号。她回头看了一脸高冷的女儿一眼, 微微摇头, 她和女儿说的那些话半真半假, 她知道女儿的性子不适合高门大户,可若真嫁进了程家,别的不说,程家男人都是深情种,妻子死后不但没有再婚, 外面连个女人都没有。或许程家才是女儿梦想着最想要的归宿吧!可惜啊, 女儿偏偏看不透这一点。

    程诺搂着李玥然站在大厅中间, 笑容满面的和人打着招呼,李玥然也大方的笑着, 这样的场合对她来说都是小意思了。她大方爽朗的态度也让不少对这门婚事持怀疑态度的人暗中称赞, 觉得程少还是有些眼光的。

    李玥然刚和一位贵妇人打完招呼, 迎面看到了江家人正向自己走来,刚要打起精神来应付,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楞在了那里。程诺立刻察觉到了,低头问道:“怎么了?”

    李玥然苦笑了一声,“大姨妈突然来了。”

    程诺还没反应过来,大姨妈?然然有姨妈吗?然后忽然明白过来,“没事吧?走,我扶你上楼去。”

    李玥然嗯了一声,又说道:“你当心点,看看我身上可沾上了?”

    程诺回头一看,白色的纱裙上一点红色,很是明显。他想了想,脱下西服,围在李玥然身上,然后拦腰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笑道:“不好意思,有点事,容我们先告退。稍后再来陪各位。见谅,见谅。”

    一群狐朋狗友哦的一声哄闹起来,还有好事者干脆鼓起掌来。程爷爷程爸爸笑的一脸骄傲,旁人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

    程爷爷说道:“这才是我们程家的男人!哈哈哈!我们程家男人啊,别的没有,就一点好,爱妻疼妻护妻!”

    人群中,江夫人看向程诺和李玥然消失的方向,又看了看女儿,“你现在觉得程少如何?家境自是不必说了,最难得的是程家男人是出了名的对老婆好,洁身自好。我当初同意你爸的做法,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你现在后悔了吗?如果真的后悔了,妈有的是法子。不过订婚而已。”

    方才那瞬间,江心月的确有些心动,她认识的男人里,还没有一个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做的。没想到程少竟这样尊重女性,难道之前真的是她错了?

    不,她不会错的。

    “妈,别说了。不过是做给别人看的。妈,你也是过来人,爸平时在场面上,对你多好,可实际上呢,爸外头不也有别人吗?不过是妈你大度,能容得下罢了。可我不行,我的男人必须只有我一个。这些豪门公子,哪一个不是天酒地,醉生梦死的。这样的人我才不稀罕呢!”江心月冷笑道。连李铭那样家世的人都不可靠,更别说程家了。

    江夫人叹了口气,觉得女儿越发的爱钻牛角尖了。只是到底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心疼还来不及,哪里舍得苛责她。罢了,随她去吧,大不了,养她一辈子罢了。

    程诺抱着李玥然去了二楼休息间,让她换了衣裳,又命人端了杯红水进来,李玥然换好衣裳,坐在那里喝红水,程诺忽然蹲在她面前,双手捧起了李玥然的脚,李玥然觉得有些痒痒的,笑道:“你做什么啊?”

    “我给你换鞋呢!你不是不舒服吗?怎么能穿高跟鞋呢?还是换平底鞋吧!”程诺低着头熟练地给李玥然换好鞋,然后又打量了一下,“要不要换身暖和点的衣裳吧?”

    李玥然此时换了一身小洋装,裙子刚好到膝盖的位置,她笑了,“没事,就这样吧!咱们快下去吧,别让人久等了。”说完,将红水一口气喝完了。

    程诺忙叫来化妆师给她补妆,笑道:“急什么,让他们等着。”

    程诺和李玥然再次出现的时候,江夫人看了江心月一眼,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道,“呦,程少还挺细心的,换了身衣裳不说,连鞋子都换了。这年头,这样细心的人可不多了。是吧?”

    江心月依旧是一脸的不屑。

    在众人的见证下,程诺和李玥然交换了订婚戒指,订婚仪式结束,宾客齐欢。程诺和李玥然跟着程爸爸一桌一桌的敬酒,敬到江海生这一桌的时候,江夫人看了看李玥然手里的酒杯,不是酒,还在冒着热气,看样子是热水,江夫人笑了,“程少真是细心,纪小姐身子不适吗?”

    程诺笑了,他的右手一直揽在李玥然腰上,“江夫人眼睛真尖。是的,然然身子不适,只能以水代酒了。等到结婚那天,再陪江夫人好好喝一杯。”

    江夫人笑了,“那可说好了。”然后又想着和李玥然继续攀谈,“纪小姐今年多大了?还在读书吗?我家心月比纪小姐大一点,若是纪小姐不嫌弃,改日你们一起聊聊。”

    李玥然可不敢小瞧江夫人,书里虽然没有正面描写江夫人,可是从江心月和林清远的只言片语中可以知道,很多时候,主意都是江夫人替江海生出的,包括怎么处置纪苒。李玥然知道,如果说江海生是凶残的恶狼,那么江夫人就是只狡猾毒辣的狐狸!江家除了年纪尚小的江辉腾,都不是什么好惹的。虽然现在的李玥然不会再惧怕江家,可是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因此,李玥然没有接话,只是腼腆的笑了。程诺心领神会,立刻接话道:“多谢江夫人的好意,我们还要敬酒,改日见面再说。”

    江夫人笑了,“好好好,改日再说。”

    程诺搂着李玥然往另一桌走去,江夫人坐下后,对江心月说道:“既然你对程家无意,那么就和程家还有这位纪小姐打好关系。这对你,对你爸都是件好事。毕竟,咱们江氏仰仗程家的地方还多着呢!就算你无心嫁入豪门,这些人情交际你也是要做的啊!”

    江心月哼了一声,“人情交际不是有妈在吗?什么时候轮到我了。再说了,我一个大学毕业的人和她一个高中生说什么啊?说化妆品奢侈品还是什么?她懂吗?”

    江海生刚和人喝完酒,一入座就听到她们的交谈,火冒三丈,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妈说你都是为了你好,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是我女儿,我养你这没关系,难道我还要养你一辈子不成?”

    江夫人赶紧拉了拉他的衣袖,“要教女儿回家再教,这样的场合,动静太大了不好。”

    江海生这才勉强忍住怒火,转身给儿子夹了个澳洲龙虾,“来儿子,你不是最喜欢吃澳洲龙虾吗?”

    江辉腾看了看,“爸,你给我剥吧!”

    江海生果真就卷起袖子帮儿子剥起了龙虾,桌上其他人都笑他是个‘孝子’。江海生也不否认,边剥龙虾边说道:“那是,这可是我儿子,我们辛辛苦苦一辈子,还不是为了留点东西给儿子吗?再说了,不给儿子,难道给外人吗?”

    旁人都哈哈笑着称是。

    江心月低下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江夫人见了,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肩膀,让她不要失态。心里埋怨的看了丈夫一眼,她也知道,在大男子主义的丈夫眼里,儿子比女儿重要一万倍。可是她不一样,儿子女儿都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虽然骨子里可能更在乎儿子一些,毕竟生下女儿十几年后才得了这个宝贝儿子,也是有了这个宝贝儿子之后,她才真正放心了。之前死在她手里的女人和孩子可不少。

    江心月只觉得这里的一切都让她喘不过气来。她一直知道,爸爸虽然也喜欢自己,可是却没有像喜欢弟弟那样喜欢。因为弟弟是个男孩,能继承家业,而自己是个女孩,女孩迟早是别人家的人。这样腐朽的观念在今天居然还能大行其道,真是太可笑了。男女平等,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她那里比不上弟弟了。                        ,

    一晃十三年过去了。

    “然然,你这次要在魔都待多久?”

    李玥然正对着镜子整理妆容,一双大手从背后揽了上来,接着一个温热的怀抱袭来,身后的男人亲昵的将头放在李玥然肩膀上,咬着李玥然耳垂暧昧的问道。

    李玥然没好气的拍开他的头,“你外出做任务的时候,我有没有问你要去多久?”

    程诺嘿嘿笑着,又缠了上去,“这不是我老婆太漂亮了,太招人稀罕了嘛!都是孩子他妈了,出去还有人献殷勤,我这不是不放心嘛!”

    李玥然白了他一眼,手伸上了他的耳朵,“你不放心谁呢!”

    程诺赶紧哎呦哎呦的求饶,“老婆饶命啊!我是不放心外头那帮臭小子。没有不放心老婆你。嘿嘿,然然你是我追了五年才娶回来的老婆,我那会不放心你啊!然然,你这一去就是大半个月,我会想你的。”

    李玥然想起他身上的伤口,心软了几分,“事情一结束,我就回来,好不好?”

    程诺见状,赶紧腻了上去,两个人渐渐靠在了一起。

    楼下,高严大步走进了客厅,看见外甥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吃早饭,“阿凡,怎么一个人?你爸爸妈妈呢?”

    “舅舅!舅舅早上好!”程俊凡站起来和舅舅打着招呼,听到舅舅的话后抬头看了看楼上,“爸爸妈妈有事呢。舅舅吃早饭了吗?坐下了一起吃吧!”

    高严看着眉眼间酷似妹妹的外甥,笑了,一双大手摸了摸外甥的头,“好。”

    阿姨端了幅碗筷过来,高严坐下和外甥一起用餐了。

    程家人吃饭的时候将就食不言,因此二人沉默着吃完了早饭。然后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一个看报纸,一个看电视。程俊凡忽然想到了什么,“舅舅,表哥今年暑假会来京都吗?”

    高严笑了,“怎么?想表哥了吗?你妈妈不是说今年暑假带你们去香港迪士尼玩嘛。到时候肯定会来的。不光你表哥会来,你外公外婆他们都会来的。”

    “真的吗?太好了,那今年暑假我不用去军营了!”程诺一心希望儿子能子承父业,从军,因此从程俊凡四岁时,每年暑假都会送他去军营,可惜啊,程俊凡却志不在此。按高严来看,程俊凡可能继承了他妈妈在商业上的天赋,想要从商。

    等程诺和李玥然从楼上下来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李玥然看见高严,有些不好意思,“哥,不是说不用送了吗?公司那么多人呢!”

    高严看了她一眼,妆容精致,衣着得体,看着正常的很,可是看到程诺笑的一脸餍足的样子,就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不是送你,我要回去了,一起去机场而已。”

    李玥然笑了,“哥,你要回去吗?记得暑假前将爸妈嫂子和壮壮都带过来,我答应了壮壮,暑假带他们去迪士尼玩的。”

    “迪士尼?可是程俊凡得去军营集训啊!”程诺诧异的问道。

    “年年都去,今年不去怎么了?我爸妈好容易来一次见见外孙子,我都计划好了带他们去哪里玩,我连时间都空出来了!”李玥然说着说着眉毛都竖起来了。程诺立刻投降,“好好好,不去就不去,今年就不去了。其实我也没别的意思,男孩子嘛,操练操练,对身子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