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文学网
繁体版

214.宝钗记之誓当一品夫人 六

    和谐社会, 支持正版

    乔知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乔乐笑了, “姐, 人家喜欢的是哥的文采和风骨, 和咱们的家境无关。咱们家什么情况, 人家肯定早就知道了。她如果在乎的话,今天就不会答应见面了。”

    乔安不满的哼了哼,“就你会说话。”

    “好了,快回家吧!妈该等急了!”乔知赶紧打圆场。

    “咦,家里怎么没开灯啊,妈呢,去哪儿了!”乔安率先推门说道。

    三人一进门,客厅的灯大亮, 三人赶紧偏过头去, 用手遮着眼睛, “哼, 乔知, 你还真是有良心啊,前脚才害的我没了孩子,后脚就找好了下家。这回又是哪个冤大头啊,让我猜一猜, 不是高然吧!她如今身份地位不一样, 自然看不上你。那会是谁呢?我猜, 肯定是乔乐你牵的线吧!家里就属你最坏了,而且是阴坏!什么坏主意都是你出的,偏躲在后面当好人。得罪人的事都是乔安做的,好处却都是你的。我说的对吧?”

    三人转过头去,大惊失色,原来,安雅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脚翘在茶几上,茶几上是水果点心,各色吃的。乔妈跟老妈子似的站在一边,看到儿女们回来了,自觉有人撑腰的乔妈委屈的哭了,“阿知,你们可回来了?”

    安雅眼一横,乔妈今天下午已经被安雅打怕了,只要稍微不如她的意,巴掌便上来了。可怜乔妈活到这把年纪了,哪里受过这样的苦,就算是最辛苦的那几年,丈夫护着,儿子贴补着,也没受过多少罪,哪知道如今却栽在儿媳妇手里了。眼泪不知道留了多少,她现在才明白,自己之前简直就生活在天堂里啊。

    乔知他们一眼就发现了乔妈的脸有些红肿,又看到她们是这样的情状,立刻就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乔知怒道:“安雅,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打我妈!”

    乔安也冲动的跑了过去,“你个贱人,你敢打我妈!”

    乔妈瞪大了眼睛,“安安,别过来。”

    乔安冲到安雅跟前,伸手就要打她,安雅猛地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乔安的头发,另一只手噼里啪啦甩了乔安十几个耳光,“一天到晚贱人贱人的叫,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说着又打了几巴掌。

    乔知气的浑身颤抖,“安雅,你,你,你······”

    “我什么我!我今天这样,都是你们逼的!哼,怎么,想对我动手吗?只要你敢对我动手,除非打死我,要不然我明儿就到你们学校大门口闹去,而你,乔知,对妻子家暴,使得妻子小产,谋夺妻子的财产,还没离婚,就找好下家。这样的事立马就会登上魔都的各大报纸!我倒要看看,你这脸还要不要!”安雅得意的说道,然后松开乔安,拍了拍手,复又坐了下来。

    乔妈赶紧将被打蒙了的乔安搂在怀里,害怕的看着安雅,“安雅,都是一家人,你这样何苦呢!”

    “一家人?从头到尾,你们有把我当做一家人吗?过去是我傻,可以后不会了。好在,我明白的不迟。”安雅摸了摸肚子,“我饿了,给我下碗鸡汤面去!说你呢,愣着做什么!真把自己当老太太了吗?可惜啊,你儿子没那个本事!”

    乔妈委屈的红了眼睛,看了乔知一眼,真松开乔安,往厨房去了。

    安雅坐在沙发上,看着气的说不出话来的乔知和一脸惊恐的乔乐说道,“从今往后,你每个月的工资,一发下来就必须交到我手上。你们两个,家里也养你们这么大了,我不管你们是偷是抢是出去卖,以后每个月1号给我交两百块钱过来。别想着一走了之,除非你们不要你妈了。也别想着找个男人嫁了,一了百了。我告诉你们,你们的户口本都在我这里,要想结婚,行啊,给我两万块钱,立马放你走!要不然,就等你们给我赚够两万块钱再说!”

    乔乐气的脸通红,“凭什么,你凭什么这么做?”

    “凭什么?就凭我这么多年累死累活供养你们一家!这些年,我花在你们身上的钱,可远远不止这个数啊!”安雅目露凶光,“我如今什么都没有了,就剩下我这个人,你们最好别跟我耍心眼,否则的话,别怪我做出什么事来!”

    乔知气的浑身发抖,乔乐也是敢怒不敢言。

    乔妈端着一碗鸡汤面来了,“面好了,你吃吧!”然后怯生生的站在一边。

    安雅低着头吃起面来了,忽然想起什么似得说道:“啊,还有一件事,我下午换了房子,没道理我和你哥住在小房子里,你们姐妹却住在大房子里。还有乔安你的那些衣服首饰和包,能用的,我都拿走了,不能穿的,我也都让人拿出去卖了,你猜卖了多少钱?”安雅抬起头,恶毒的一笑,“四百块哦!还有乔乐你藏在床板底下的私房钱,我也找到了,啧啧,真是了不得啊,居然有五六百。呵呵,我自己一分钱舍不得花,你们倒好!所以,这些钱我都没收了。”

    乔安一听自己的衣服首饰和包都不见了,疯了,“你凭什么卖我的东西,那是我哥给我买的,又不是花你的钱!”

    安雅冷嘲热讽道:“哼,你哥的钱就是我的钱。我供你们吃供你们喝,到最后,一句好话都没有,白眼狼!哼,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子,一天到晚做梦,还想当模特,当明星。我呸!看什么看,再瞪着我,当心我挖了你的眼睛!”

    乔安瑟缩了一下,捂着脸哭了起来。乔妈小声的劝道:“别说了,赶紧回去歇着吧!”安雅如今疯了一般,不管不顾,你再招惹她,吃亏的只能是你们自己。

    乔乐上前去,扶着姐姐,二人先去了自己以前的房间,果然里面都换成了哥哥和安雅的东西了,她们俩又去了安雅以前的房间,果然,她们的东西都混乱的放在那里,乔安乔乐四处翻找了一下,值钱的东西都没了,只剩下几件衣裳了。乔安坐在地上哭了,“怎么会这样啊?”

    乔乐坐在床边,她也不明白,事情怎么会急转直下,明明一切都按照她们预想的那样在发展啊?眼看着就要拜托安雅,再找一个有钱的嫂子,自己的工作和未来也有了着落。可是谁曾想,安雅她竟跟变了个人似的!每个月要交二百,她明年才毕业,现在连实习单位都没找到,她哪来的那么多钱啊!或者,离开家?可是户口本在安雅那里,没有户口本,她要到哪里去,又能做什么?可是如果不离开,她哪里弄那么多钱?

    乔乐忽的想起了什么,看向坐在地上懊恼的直哭的乔安,心里忽然有了个想法。虽然这很不仗义,可是死道友不死贫道。不过,这事急不来,从长计议。以乔安贪图享乐的德性,说不定不要自己撺掇,自己就会那么做。

    乔家的这场闹剧,自然有人传到了程诺和李玥然耳朵里,李玥然短暂的惊讶过后,便觉得安雅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其实没什么好奇怪的。只是乔安乔乐也算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吧!

    “解气吗?要是不解气的话,我再想法子。”程诺让来人下去了,凑在李玥然耳边问道。

    李玥然白了他一眼,“你管他们做什么。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倒是你,老是记在心里。我都嫁给你这么多年了,儿子都生了,你是不是还在怀疑我?”

    程诺笑着将李玥然搂在怀里,“哪有,我追了你这么多年,爱你爱的要死。哪里会怀疑你。只是,当初他们给你的屈辱我一直记在心里。你大度,不和他们计较,我却不行!得罪了我老婆,必须要付出代价。我要处置他们一家,简单的很,随便几句话就行了。可是这样太便宜了他们。我要让她们窝里斗,自己玩死自己!”

    李玥然来了兴趣,“你到底做了什么?说给我听听。”她就知道,乔家和安雅都是伪善之人,最会伪装了,怎么会这么快撕破脸皮!

    程诺笑了,他两年前就开始布局了,他安排了人在乔安乔乐姐妹身边,暗中挑起她们对安雅的不满,然后又不断灌输,找个有钱的嫂子之类的话,然后在一个恰当的时机,徐薇的堂姐就出现了。

    程诺搂着李玥然站在大厅中间,笑容满面的和人打着招呼,李玥然也大方的笑着,这样的场合对她来说都是小意思了。她大方爽朗的态度也让不少对这门婚事持怀疑态度的人暗中称赞,觉得程少还是有些眼光的。

    李玥然刚和一位贵妇人打完招呼,迎面看到了江家人正向自己走来,刚要打起精神来应付,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楞在了那里。程诺立刻察觉到了,低头问道:“怎么了?”

    李玥然苦笑了一声,“大姨妈突然来了。”

    程诺还没反应过来,大姨妈?然然有姨妈吗?然后忽然明白过来,“没事吧?走,我扶你上楼去。”

    李玥然嗯了一声,又说道:“你当心点,看看我身上可沾上了?”

    程诺回头一看,白色的纱裙上一点红色,很是明显。他想了想,脱下西服,围在李玥然身上,然后拦腰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笑道:“不好意思,有点事,容我们先告退。稍后再来陪各位。见谅,见谅。”

    一群狐朋狗友哦的一声哄闹起来,还有好事者干脆鼓起掌来。程爷爷程爸爸笑的一脸骄傲,旁人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

    程爷爷说道:“这才是我们程家的男人!哈哈哈!我们程家男人啊,别的没有,就一点好,爱妻疼妻护妻!”

    人群中,江夫人看向程诺和李玥然消失的方向,又看了看女儿,“你现在觉得程少如何?家境自是不必说了,最难得的是程家男人是出了名的对老婆好,洁身自好。我当初同意你爸的做法,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你现在后悔了吗?如果真的后悔了,妈有的是法子。不过订婚而已。”

    方才那瞬间,江心月的确有些心动,她认识的男人里,还没有一个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做的。没想到程少竟这样尊重女性,难道之前真的是她错了?

    不,她不会错的。

    “妈,别说了。不过是做给别人看的。妈,你也是过来人,爸平时在场面上,对你多好,可实际上呢,爸外头不也有别人吗?不过是妈你大度,能容得下罢了。可我不行,我的男人必须只有我一个。这些豪门公子,哪一个不是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这样的人我才不稀罕呢!”江心月冷笑道。连李铭那样家世的人都不可靠,更别说程家了。

    江夫人叹了口气,觉得女儿越发的爱钻牛角尖了。只是到底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心疼还来不及,哪里舍得苛责她。罢了,随她去吧,大不了,养她一辈子罢了。

    程诺抱着李玥然去了二楼休息间,让她换了衣裳,又命人端了杯红糖水进来,李玥然换好衣裳,坐在那里喝红糖水,程诺忽然蹲在她面前,双手捧起了李玥然的脚,李玥然觉得有些痒痒的,笑道:“你做什么啊?”

    “我给你换鞋呢!你不是不舒服吗?怎么能穿高跟鞋呢?还是换平底鞋吧!”程诺低着头熟练地给李玥然换好鞋,然后又打量了一下,“要不要换身暖和点的衣裳吧?”

    李玥然此时换了一身小洋装,裙子刚好到膝盖的位置,她笑了,“没事,就这样吧!咱们快下去吧,别让人久等了。”说完,将红糖水一口气喝完了。

    程诺忙叫来化妆师给她补妆,笑道:“急什么,让他们等着。”

    程诺和李玥然再次出现的时候,江夫人看了江心月一眼,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道,“呦,程少还挺细心的,换了身衣裳不说,连鞋子都换了。这年头,这样细心的人可不多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