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文学网
繁体版

171.后宫乱之老娘要当太后 八

    和谐社会, 支持正版  江海生一家子就这么被‘赶走了’。坐在回家的车上, 江海生没好气的瞪了女儿一眼,“养你一点用都没有。三年多了,也没能靠近程少半步,白白便宜了那个不知哪里来的乡下丫头。”

    江夫人是苏州人,温柔似水,吴侬软语, 让人听了身子发软, 她也是凭着这柔情似水笼络住了江海生,此时她柔柔的开口道:“好了好了,程少既然有了结婚对象, 那就算了吧!心月是咱们的女儿,虽说咱们家比不上程家, 可也是咱们宠爱着长大的, 你舍得委屈女儿吗?再说了, 既然程家这条路走不通了, 不如及早换条路走吧!“

    江海生再大的怒火也被老婆的柔情似水熄灭了,他点点头, “恩, 你说的是。”

    江心月怀里搂着江腾辉,不满的低下了头,爸妈就是这么现实, 拿自己当个工具, 攀附权贵, 好为弟弟铺路!儿子是人,女儿难道不是人吗?程诺有什么好的,不过一个草莽而已,哪比得上李铭,文质彬彬,温文尔雅,这才是男人。想起男朋友,江心月的心中满是甜蜜。她眼珠子转了转,想着待会怎么找个借口,溜出去见见男朋友才好。他们都两天没见面了,每天只能偷偷摸摸打个电话。

    回到江家,江心月借口和朋友逛街,背着包出去了。

    江海生见状,火气又上来了,对着老婆发火道:“都是你惯坏了她!又跑去找那个小白脸鬼混去了。”

    江夫人让人护送江辉腾去楼上练钢琴了,听到丈夫发火,也不生气,站起来亲自给江海生沏了杯茶,递到江海生跟前,“来,喝杯茶,降降火。”

    江海生接过茶,温度正好,一口气喝了干净。

    江夫人坐在他身边,“你还说是我惯得心月,难道你没有惯她吗?按我的话说,心月的性子就和你一个样,越不让她做什么,就越要做什么。她这个年纪的孩子,有逆反心理的,你强行阻拦他们在一起,反而会将心月越推越远,若心月和咱们离了心,就算你帮她找到一个豪门世家嫁进去,对咱们,对腾儿又有什么帮助呢!况且,我一直认为,海生你是最有本事的人,你能从白手起家,发展到今天,靠的全是你自己,我相信,就算心月没有联姻,只是嫁了个普通百姓,对你,对江氏也没有什么影响。江氏又不是养不起她。至于腾儿,若是他有你一半的本事,以后也不必咱们发愁了,若是他没这个本事,咱们替他做的再多,也是害了他。你说是不是?”

    江夫人的马屁拍的江海生通体舒畅,虽然他知道,这话里水分很大。其实,江氏包括他这个老婆都不是他打出来的,而是他从别人手里夺过来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是江海生的拜把兄弟。江海生背着他和自己大嫂勾搭在一起,又合谋害死了他。最后江海生接手了他的一切。才有了今天的江氏。这里面的龌龊,别人不知道,可是江海生和江夫人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既然知道,还能说出这番话来,偏说的人恳切,听的人舒心,只能说这对夫妻两是渣男贱女,天生一对了。

    “那依你的意思,就坐视不管?若是心月吃亏了怎么办?”江海生笑道。

    “怎么会呢!我都安排好了。原本想着程家的事一时半会没有结局,那男人只当给心月解闷罢了。只是如今程家是指望不上了,心月大了,也该懂事了。这次正好是个机会。你凡事都想在他们前面,将她保护的好好的,她自然不知道人心险恶,世事多舛。这次,也该让心月明白些事情了。就算日后不让她联姻,也该让她明白你的苦心。”江夫人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轻描淡写的说道。

    江海生拍拍江夫人的手,“还是你懂我!”

    江夫人微微一笑,靠在江海生怀里。她自然是最懂江海生的人,知道江海生是怎样一个阴险毒辣的人,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她也是这样的人,因此他们才是天生一对,外面那些个贱人不过是零嘴而已,她才是永远的江夫人。

    江心月在车上,想给男朋友一个惊喜,掏出大哥大,给李铭打了个电话,“喂,阿铭,是我。你现在在哪儿呢?我啊,我出不来啊,我妈看的我好紧,你再等我几天。”挂了电话,江心月满心期待,待会李铭见到自己的时候,他会是怎样的惊喜表情呢!

    江心月直接让车停在男朋友楼下,自己上了楼。从包里拿出钥匙,悄悄开了门,想着给男朋友一个惊喜。谁知道进门之后,却发现了门口有一双陌生的女鞋摆在那里。江心月脸色一沉,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这不是自己的鞋。

    江心月脚步放轻,慢慢向卧室门口走去,卧室里传来男女嬉笑声和喘气呻*吟声,“你和我好,不怕江心月知道吗?”女子声音娇媚的说道。

    “我如今只管你,我管她做什么!”李铭气喘吁吁的说道,“好人,再让我来一次。”

    “嗯~江心月她爸可是不好惹的,我不敢惹她呢。你还是快离了我去吧!”

    “怕什么,江心月现在就是我手里的蚂蚱,跑不了!她现在一颗心都在我身上呢!过不了多久,我就是江氏的驸马爷了,她弟弟还小,说不定将来江氏都是我的。到时候,江氏就成了李氏。到时候,你就是董事长夫人,好不好?”

    江心月瞪大了眼睛,她是江海生的女儿,骨子里也遗传了一些江海生的毒辣,她一脚踢开门,床上正颠鸾倒凤的两人听到动静回头一看,吓得不行。李铭直接吓得滚下了床,那女人裹着被子躲在床上瑟瑟发抖。

    李铭胡乱抓着衣服穿着,“心月,你听我解释,不是你看到的这样。是她,是她勾引我的!”说着,李铭指着床上那个女人。

    江心月气的浑身发颤,四处找着合适的东西,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跑去了厨房,回来时手里抓着一把刀,一脚将李铭踢到在地上,一刀下去,李铭捂着下半身痛苦的嚎叫着。江心月杀红了眼,拎着血淋淋的刀看向床上瑟瑟发抖的女人,那女人吓得抱着被子躲到了阳台上,大声叫着救命!

    江心月还欲上前去捅她几刀,跟着她的保镖跟了进来,见状,忙夺下她手里的刀,“小姐,回去吧!这里交给我们!”

    江心月红着眼睛,还欲挣扎,一个保镖看见门口已经有人在指指点点,还说着报警什么的。忙拦腰抱住江心月,将她带离了这里,留下一人留在屋里,应付警察。

    江心月坐在车上,泪流满面,她知道自己或许逃不过联姻的命运,因此千挑万选选了李铭,李铭家境虽然比不上自己,可在当地也算小富之家,李铭文质彬彬,也没有别的富二代身上那些毛病,自己也很喜欢。她总想着,这样或许爸妈会同意她和李铭的婚事。可是谁知道,李铭竟然骗了自己!有钱人果然都一个毛病!爸妈感情那么好,爸在外面不也养着几个小明星吗?若不是妈手段高超,或许弟弟妹妹都生出来几个了。她觉得妈妈很可怜,不想过妈妈一样的日子,所以想找个洁身自好的男人。原来也不行吗?

    江心月回了江家,扑到江夫人怀里大哭了起来,“妈!”

    江夫人心疼的搂着女儿,叹了口气,“好了好了,妈都知道了。没事了没事了。妈给你报了个旅游团,过几日,你出国玩些日子。等风声淡了再说啊!”

    看着江心月哭得撕心裂肺,江夫人心疼极了,“好了好了,妈已经说服你爸了,你爸不在逼你联姻了。日后挑个你自己喜欢的,哪怕家世差一点也没关系,反正咱们家养得起。”这个女儿性子和自己不一样,太天真了,一点手段没有,就算嫁入了高门,也不会过得好的。倒不如找个上门女婿,自己眼皮子底下看着,不敢对女儿不好!

    江心月心里苦涩不已,如果早两天知道这个消息,她一定会兴奋不已的,可是现在,却好像是在嘲讽自己一样。

    江夫人叹了口气,搂着女儿在沙发上坐下,拿着纸巾给女儿擦着眼泪,“心月,你是我的第一个孩子,在我心里,你和腾儿地位是一样的。你的性子我明白,太天真了,你爸的打算我一直不同意,高门大户不适合你,我也不放心你嫁到别人家。以后,咱们就找个家世简单点的,结了婚你还住在家里,有我和你爸在,我也能放心些。以后你爸不会逼你了,你擦亮眼睛,找个好的。别想了好不好?”

    江心月趴在江夫人怀里,哭得身子一抽一抽的,“妈,我对他那样好,他怎么能这样对我!他怎么能?”

    江夫人对女儿明里暗地帮助李家早就知道,只是从不说破。她叹了口气,“好了,趁你爸不在家,赶紧哭吧。等你爸回来了,就不许再哭了。你爸最讨厌女人哭哭啼啼的了。你可不能让你爸不高兴。”

    李玥然正对着镜子整理妆容,一双大手从背后揽了上来,接着一个温热的怀抱袭来,身后的男人亲昵的将头放在李玥然肩膀上,咬着李玥然耳垂暧昧的问道。

    李玥然没好气的拍开他的头,“你外出做任务的时候,我有没有问你要去多久?”

    程诺嘿嘿笑着,又缠了上去,“这不是我老婆太漂亮了,太招人稀罕了嘛!都是孩子他妈了,出去还有人献殷勤,我这不是不放心嘛!”

    李玥然白了他一眼,手伸上了他的耳朵,“你不放心谁呢!”

    程诺赶紧哎呦哎呦的求饶,“老婆饶命啊!我是不放心外头那帮臭小子。没有不放心老婆你。嘿嘿,然然你是我追了五年才娶回来的老婆,我那会不放心你啊!然然,你这一去就是大半个月,我会想你的。”

    李玥然想起他身上的伤口,心软了几分,“事情一结束,我就回来,好不好?”

    程诺见状,赶紧腻了上去,两个人渐渐靠在了一起。

    楼下,高严大步走进了客厅,看见外甥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吃早饭,“阿凡,怎么一个人?你爸爸妈妈呢?”

    “舅舅!舅舅早上好!”程俊凡站起来和舅舅打着招呼,听到舅舅的话后抬头看了看楼上,“爸爸妈妈有事呢。舅舅吃早饭了吗?坐下了一起吃吧!”

    高严看着眉眼间酷似妹妹的外甥,笑了,一双大手摸了摸外甥的头,“好。”

    阿姨端了幅碗筷过来,高严坐下和外甥一起用餐了。

    程家人吃饭的时候将就食不言,因此二人沉默着吃完了早饭。然后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一个看报纸,一个看电视。程俊凡忽然想到了什么,“舅舅,表哥今年暑假会来京都吗?”

    高严笑了,“怎么?想表哥了吗?你妈妈不是说今年暑假带你们去香港迪士尼玩嘛。到时候肯定会来的。不光你表哥会来,你外公外婆他们都会来的。”

    “真的吗?太好了,那今年暑假我不用去军营了!”程诺一心希望儿子能子承父业,从军,因此从程俊凡四岁时,每年暑假都会送他去军营,可惜啊,程俊凡却志不在此。按高严来看,程俊凡可能继承了他妈妈在商业上的天赋,想要从商。

    等程诺和李玥然从楼上下来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李玥然看见高严,有些不好意思,“哥,不是说不用送了吗?公司那么多人呢!”

    高严看了她一眼,妆容精致,衣着得体,看着正常的很,可是看到程诺笑的一脸餍足的样子,就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不是送你,我要回去了,一起去机场而已。”

    李玥然笑了,“哥,你要回去吗?记得暑假前将爸妈嫂子和壮壮都带过来,我答应了壮壮,暑假带他们去迪士尼玩的。”

    “迪士尼?可是程俊凡得去军营集训啊!”程诺诧异的问道。

    “年年都去,今年不去怎么了?我爸妈好容易来一次见见外孙子,我都计划好了带他们去哪里玩,我连时间都空出来了!”李玥然说着说着眉毛都竖起来了。程诺立刻投降,“好好好,不去就不去,今年就不去了。其实我也没别的意思,男孩子嘛,操练操练,对身子也好。”

    高严看着程诺谄媚的样子,笑了。若不是看在这小子对妹妹真心一片,踏踏实实追了五年,他才不会将妹妹交给他呢!不过目前来看,妹妹嫁给他是对的。想起魔都,高严难免又想到了那个人,那个差点毁了妹妹的人。他似乎也在魔都,妹妹这次去,不知道会不会见到他。不过,就算见到了,应该也没事吧!毕竟,妹妹现在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听说,那个人过得似乎很不好啊。希望妹妹不要心软啊。

    简单的告别过后,李玥然带着团队上了飞机,上了飞机之后,她就闭上眼睛休息了。虽说京都和魔都离的很近,大概只需要两个小时左右,可是昨晚上和程诺闹的太晚,早上又闹了一次。实在有些累了。此次她去魔都,是受邀参加一次国际性质的模特比赛,她担任评委。大学毕业之后,她开了一家工作室,走的是高端定制路线,很受欢迎。后来开了自己的公司,从那以后就没离开过京都。程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追在她屁股后面追了五年,期间搞定了双方父母,以及外来的一切阻力,到最后,她身边所有人都在劝她,包括大哥,李玥然其实对程诺也有些动心,又想着,自己要在这世界待到寿终正寝,人生虽不苦短,可及时行乐也是应该的啊!所以,她就答应了程诺的求婚。婚后一年,她就生了个儿子。这样原本还有些微词的婆家也彻底没了声音。

    事业有成,家庭幸福,李玥然觉得自己的人生目前来说挺完美的。直到她再次遇到让她恶心的那群人为止。

    “高然!真的是你!”结束了一天的活动,李玥然疲惫的回到酒店,结果在电梯口撞上了一个人,对方惊讶的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李玥然摘下墨镜,狐疑的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沧桑的清洁工阿姨,“你是谁?你认识我?”

    对方忽的低下头,“没有,我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说着,急匆匆的夺路而逃。

    李玥然站在原地,狐疑的看着对方的背影,总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董事长?您认识那个人?”助理好奇的问道。

    李玥然摇摇头,“不认识,或许是认错了吧!算了,不管了,先回房间去吧!累死了。”

    “呵呵,估计程先生和小少爷正在等您的电话呢!”助理笑着说道,几人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上了。

    拐角处,安雅平复着胸口剧烈的喘息,高然,真的是她!她怎么会来这里?岁月对她还真是厚待啊,十三年了,她还是这样年轻漂亮,穿着还这么时尚,身后还跟着这么多人。看样子,这么多年,她过得很好啊!

    “大嫂!你认识惜芳年的高董事长?”身后,一个声音惊喜的问道,“大嫂,你认识高董事长你怎么不早说啊。要知道,李董事长可是这次模特大赛的评委啊!若有这层关系,我成功晋级也不是问题啊。大嫂!”

    “你别说了。我根本不认识什么高董事长!”安雅回过头去,咬牙切齿的冲着一个身材高挑,穿着时尚的年轻女郎说道。

    “大嫂你别装了,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了解你嘛。你的表情告诉我,你肯定认识她!哼,我知道,你就是不想我好!你等着,我告诉大哥和妈去!”乔安气冲冲的说道,转身离开了。

    “乔安,乔安,你给我站住!”安雅追了上去,无奈被人挡住了路,只好看着乔安走了。安雅有心追上去解释,无奈下班时间还没到,若就这么走了的话,会扣工资的。安雅只能忍着心焦,等到下班再说了。

    好容易挨到了下班时间,安雅拖着疲惫的身子急忙赶回家去,果然,乔妈和乔知一脸不悦的坐在那等着。两个小姑子乔安乔乐则一脸幸灾乐祸的站在旁边。

    乔妈见她回来了,拍了下桌子,“你还有脸回来!安安是你的小姑子,举手之劳而已,你为什么不肯帮忙!这事关安安一辈子的事业,你这个做大嫂的,生不出孩子、赚不了钱就罢了。如今连这点小忙都不帮,真是!”

    乔知也一脸的不悦,“安雅,到底是怎么回事?安安说你认识惜芳年的董事长。你既然认识,帮安安引荐一下就是了。这对你也没什么损失。”

    这么多年,安雅已经对乔家人失望透顶了,可是,她依旧还爱着乔知,乔知是个孝顺父母友爱妹妹的人,所以她不得不对乔家人多番忍让。若不然,她早就把这几个什么都不做,却处处指手画脚的废物扔出去了。如今乔知发话了,她本该照实说的,可是,她不敢。如今的安雅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安雅了,乔知也不是以前的乔知了。如果是以前,安雅还有信心保证即使知道了高然的存在,乔知依旧不会抛弃自己。

    可是现在,安雅疲惫的叹了口气,当年两人是身无分文回的魔都,还有病弱的父母和年幼的妹妹要养。二人原还想着继续读书,可是那样的情况下,连生活都不能维持,还说什么读书。两个人只好出去找工作,想着一边工作一边读书,可是乔家就是个无底洞,不管赚了多少,都全填进去了。安雅有多少次都想说服乔知,不要管乔家这烂摊子的事了。可是乔知不肯,她又无法离开乔知,只能陪着他继续熬下去。

    回魔都的第三年,乔知终于考上了大学,安雅又一次落榜了。乔知上大学后,生活的重担就全压在了安雅身上。生活的琐碎使得安雅一日日的老去,而乔知大学毕业之后,留校当了老师,两人之间的差距一日日的明显。安雅使出浑身解数,方才搂住了乔知的心。她不敢赌,也不愿意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