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文学网
繁体版

160.重返校园之校花爱学习 七

    和谐社会, 支持正版  江心月没看到她们的眼神, 否则的话, 说不定当场就会发飙。小说她看着窗外忽闪而过的街灯树木, 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来, 掏出大哥大,打了个电话,“喂, 我让你找的那帮人呢?我要他们死!听到没有, 我要他们都死!”最后两句话说的尤其歇斯底里。

    两个护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女人不会是疯了吧, 当着我们的面要人死, 当我们是死人啊,不行,待会还是得偷偷报警吧!

    救护车去了医院,江心月看到不是熟面孔, 也不管林清远, 跌跌撞撞的冲了过去,“我妈呢?我妈在哪?”

    那人皱着眉头,给江心月指了路。江心月松开他, 不顾身上的疼痛, 往手术室外跑去。她害怕极了, 妈会帮自己的, 她会保护自己的。

    远远的, 看到江夫人和江辉腾母子。江心月眼前一亮,“妈,妈,你救救我,你快救救我吧!”边说边扑向江夫人。

    谁知道,江夫人听到她的声音,怒目而视,直接一巴掌打了过去,“你还有脸让我救你?你爸被你气的躺在手术室里,到现在还生死未卜,你到底有没有心啊?不关心你爸爸到底怎么样了?第一句话就是让我救你?我救你?我现在恨不得生下你的时候,直接一把掐死你!”

    江心月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江夫人,“妈,你打我?你竟然打我?我也不想这样的啊!我已经受到惩罚了,你还要我怎样?妈你快救救我吧!那些人有艾滋病的,你快救救我,我不想被传染上艾滋病啊!妈,妈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啊!”江心月状似疯癫的说道,又上前去想拉着江夫人的胳膊。

    江夫人拉着江辉腾后退了几步,嫌恶的看着江心月,“江心月,你恶心不恶心?人是你找的,房是你开的?你现在让我救你?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江心月看着妈妈和弟弟眼里的嫌弃和憎恶,眼泪顺着脸颊留了下来,“你也嫌弃我?你是我妈,你也嫌弃我?都说了,不管我的事,我是想设计纪苒的,我是被陷害的!你不帮我讨回公道,反而嫌弃我?你还是不是我妈啊?有你这样当妈的吗?”

    江辉腾眉头紧锁,这个蠢货,“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大小姐受了刺激,脑子有些不好使,还不快把她绑起来,申请个单间,将她关起来,暂时别让她出来丢人现眼!”

    江夫人也被女儿的话吓坏了,这个蠢货,竟然敢设计程少的未婚妻,落得这样的下场也是她活该,所以对于儿子的话她也没有反对,“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按少爷的话去做!”

    两个黑衣人上去,将江心月堵上嘴带了出去。

    江夫人只觉得头疼欲裂,“我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缺德事,生了这么个讨债货。辉腾,你说你姐的事会不会是程少下的手?程家男人心狠手辣,他若是不解气,那我们怎么办?公司怎么办?”

    江辉腾眉头紧锁,程家在g省扎根多年,不是江家这样的暴发户可以抗衡的,若是爸好好的,或许能有办法,可爸如今生死未知,姐姐又做出这样的事来,真是,“实在不行,把姐姐交给程少处置吧!”

    江夫人虽然恨毒了女儿,可是看着女儿去送死,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非得这么做吗?不如将你姐姐送到国外去,不许她再回国?你看这样行不行?”

    江辉腾眉头紧锁,“妈,事到如今,你还想护着她吗?你看看她做出来的这些事,当初让她接近程少,她不愿意,挑来挑去,挑中林清远这么个东西。她的脑子里除了这些情啊爱的,还能装下什么?她做这些事之前,有替你和爸想过吗?有替江氏想过吗?但凡她想过,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江夫人还是狠不下这个心,“你姐姐她已经受到惩罚了,身败名裂不说,还染上了那个!”江夫人自己都羞于启齿,“她下辈子已经毁了,这样的惩罚也够了。等你爸醒了,我去和程少说。”

    江辉腾无奈的摇摇头,忽然想起什么,“对了,安排人给大小姐做个检查,看她是不是真的染上了!对了林清远呢?”

    “林清远被大小姐打伤了,用花瓶砸破了头,现在正在急救室抢救。”

    “夫人,少爷,不好了,门口来了好多记者,还有警察,说有人报警,说大小姐打电话威胁要杀人,警察是来找大小姐问话的?夫人?”

    江夫人身子晃了晃,终于忍不住,倒了下去。

    江辉腾一边扶着自家老妈,一边吼道:“给我拦住那些记者。让警察直接将大小姐带走!”

    “是!”

    旁边的医生护士赶紧过来给江夫人急救,江夫人悠悠醒转,此时手术室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哪位是江海生的家属?”

    江辉腾立刻走了过去,“我是,我是他儿子。那是我妈妈。”

    “病人的手术还算成功,不过因为出血点太深,可能会有些后遗症!”医生斟酌着说道。

    江辉腾觉得眼前一黑,身子摇摇欲坠,旁边人赶紧扶住了他,江辉腾问道:“会有什么后遗症?”

    “大约会是偏瘫、全身瘫痪、四肢功能障碍,口眼歪斜等。目前不好说,得等病人醒来以后才知道。”医生话音刚落,江夫人又晕了过去,江辉腾也是一脸惨然。医生看着和自家儿子差不多大小的江辉腾,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江家的事刚才手术的时候,护士已经和他们普及过了,别的倒也罢了,这孩子可怜,爸爸脑溢血,妈妈又昏迷,姐姐还是个不要脸的,这孩子还这样小,江氏集团那么大的企业,估计他也掌控不住,可惜啊!

    “家属也别太担心,只要人没事就好。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国内不行,就去国外,或者可以康复的。”医生劝道,“我有个师兄,在美国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我明天帮你咨询一下看看。”

    江辉腾面露感激,这个时候,任何对他露出善意的人,都是好人。“多谢医生了。”

    “病人马上就转入icu病房,你们家属可以去探视一下。”医生继续说道。

    江辉腾深吸一口气,他觉得,他必须要做些什么了。

    “蒋律师,麻烦你过来一下。”

    程家,李玥然趴在电脑前看着视频,程诺也黑着脸坐在旁边,好险,差一点,遭遇这些事情的人就是然然了。程诺只要一想到有那么一丝可能,心里就恨不得将江心月抽皮扒骨、大卸八块才好。

    李玥然看完后,看到程诺的表情,笑了,“好了,别生气了,这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吗?我相信你会保护好我的。”

    程诺将李玥然搂在怀里,闷声闷气的说道:“以后还是不要随便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吧!我不放心!”

    李玥然没好气的推开他,“我是大人,又不是三岁孩子,哪那么多拘束啊!对了,江家现在怎么样了?”

    程诺也不生气,笑道:“江海生气的脑溢血了,现在在医院抢救。其他的,目前还不知道,你想知道吗?想知道的话我打电话问问呢?”

    李玥然点点头,“嗯,我想知道。”

    程诺笑着站了起来,打了个电话。然后放下电话笑道,“江海生手术完成了,不过医生说瘫痪的可能性很大,他老婆晕倒了,江心月也貌似疯了,将林清远打了个半死,自己也被警察带走了,好像是在救护车上的时候,打电话说要杀人。结果人护士报了警,警察就过去了,江家就让他们将人带走了。江家现在就剩个江辉腾了。”

    李玥然听后笑了,“那就再加把火,江家能走到今天,手里未必干净,打蛇就要打七寸,可不再让他死灰复燃。”李玥然说完,抬头看见程诺正惊讶的看着自己,心里有些不安,但还是昂着头,“怎么?觉得我是不是太恶毒了?”

    “不!老婆!你说的很对!我只是没想到,我老婆还有这样的一面,有魄力,够果断!不亏是我老婆!”程诺大笑着一把将李玥然抱在了怀里,她能在自己面前展现更多真实的情绪,程诺很高兴,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况且,然然说的很对,他可不喜欢太妇人之仁。

    “放心吧!慢慢来,我说过很多次,我不会让任何人有伤害你的机会,哪怕只是有这样的想法都不可以!”程诺抱着李玥然,神情郑重的说道,语气里颇有一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霸气。

    李玥然见状,甜蜜的笑了,程诺随即又黏了上去,“老婆,今晚可不可以?”说着试探性的向下看了看。

    李玥然白了他一眼,“你想什么呢!我还没成年呢!流氓!”说着一把推开他,重新坐在了电脑跟前。

    程诺翻了个白眼,嘟囔着,“什么嘛,刚才说自己是大人了,现在又说自己还没成年。双标!哼!”

    系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答应了这个有些离谱离奇的要求。说实话,当得知实情的时候,李玥然的确很感动。说实话,她有时候对自己的粉丝们也挺无语的。找事的是她们,连累的是自己。可一旦自己有什么事,冲在最前面维护自己的也是她们。有些疯狂粉丝的举动,已经给李玥然的生活造成了困扰,可是她却只能在面对粉丝时保持微笑。可如今,当她得知,真的有粉丝为了自己,将生死置之度外时,李玥然震惊了,也很感动。虽然她并不觉得自己需要这样的机会。

    她是个富二代,家里还有个哥哥,她每年光是分红,比她当演员这么多年赚的还要多。她之所以当演员,不过是兴趣而已。因此,她对于自己的事业,没什么上进心,也没什么规划,凡事顺其自然就好。

    可现在,李玥然第一次觉得,自己以往漫不经心的态度是不是错了!粉丝对她的付出,让她开始反思,开始愧疚,开始想要改变什么。系统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又给了她一个诱惑,如果她能完成系统随机发布的任务,系统可以让那个粉丝在另一个世界重生。当然了,这次会给她安排一个幸福无忧的人生。

    或许是被感动的,又或许是脑子发热,李玥然竟然冲动的答应了。然后就开始了她悲催的穿越之旅。最初的热情过后,其实李玥然就开始后悔了,尼玛,21世纪的生活多好啊,自己为什么要头脑发热答应啊!尤其是每次都要面对那么多脑残,夭寿哦!

    想到这儿,李玥然眼一红,扑到了高妈怀里,大哭了起来。

    这可把高妈心疼坏了,高爸见女儿哭了,说话也没刚才的坚持了,“好好好,你若实在离不开乔知,大不了,我出钱,让他再复读一年。你耐心等一年啊!这好容易才能考上大学,可千万不能不去上啊!”

    高爸的无条件包容,让李玥然想起了前世对自己无条件包容的父母哥哥,哭得更厉害了。

    高严此时才相信,这还是自家那个一哭能哭半天的妹妹。“好了好了,不就是个男人嘛!哥替你找个更好的。程诺,你给我过来!幺妹啊,你看看,哥这战友怎么样?”说着,把一旁看戏的战友拉了起来,“根正条顺,家世清白,长得不比那乔知差,怎么样?”

    程诺翻了个白眼,等着高严,你小子哄妹妹就把老子卖了啊!

    高妈急道:“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要急死我啊!”

    高严笑嘻嘻的说道:“没什么大事,就是幺妹和那个乔知分手了。对了,阿诺,待会你陪我去知青点一趟,拿些东西回来。”

    高妈听后笑了,“分手就分手了,我还以为怎么了呢!这是好事啊,你哭什么啊!还是说,那乔知欺负你了?”

    这个认知让在场的高家人脸都变了,听到哭声赶来的高爷爷气的剁了跺拐杖,“谁欺负我家幺妹了,你们都是死人嘛!就看着幺妹被欺负啊!”

    高爸赶紧扶着堂叔坐下,“叔,您别急啊!我们这不是在问吗?”

    李玥然见状,抽抽噎噎的说道:“乔知和安雅好上了,连孩子都有了。他们骗我来着!”

    “这小子!竟敢骗我姑娘!狗剩!抄家伙!”高爸气的脸都红了。

    程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意味深长的看了高严一眼,高严面不改色,怎么的,谁还没有一个小名啥的,你以为你的小名很好听吗?宝宝?

    若不是看在程诺是儿子战友的份上,高爸估计都要出手了。怎么的,他们家姑娘哭得这样伤心,你还好意思笑,有啥笑头的!

    程诺赶紧板着脸,清了清嗓子,“高叔,此事不宜闹大。闹大的,对幺妹也不好。看清了那贱人的真面目,就是幺妹的福气了,咱家幺妹是要读大学的人了,能不和这些人有牵扯那就行了。让他们走,走的越远越好,恶人自有天收。”

    高爸板着脸,“那就这么算了?”

    程诺冷笑道:“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事我听高大哥说过。这几年,因为幺妹的原因,那贱人可占了不少便宜。横竖他们离开还有几日,怎么的也得把之前落下的补回来吧!”

    高严也冷哼了一声,“阿诺说的有道理。爸妈,爷,你们放心,我心里有数。不会便宜他们的。”

    李玥然抽泣着说道:“哥,你可别胡来!”

    高严摸了摸李玥然的头发,“放心,哥心里有数。”

    高爷爷点点头,从怀里拿出一个油纸包着的东西,递了过去,“幺妹啊,这是你最喜欢吃的麻花,我让你方叔从城里带了些,你快吃啊,吃了就不哭了啊!”

    李玥然有些感动,高家虽然在村里数一数二的,可是大环境如此,高家也不会例外。可是她的记忆里,高然却从来不缺零食衣裳,一则是姑姑喜欢她,姑姑生了两个儿子,没有女儿,因此最喜欢她。二则也是高家人的溺爱,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先紧着她。高然却不管不顾,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拿去给了乔知,就算是这样,高家人也没人舍得说她一句,一向都是她高兴就好。要李玥然说啊,其实就是高家人惯坏了她!

    “爷,你也吃!”

    “爷老了,咬不动了。”高爷爷笑眯眯的说道。

    李玥然将麻花掰成几段,“大家都吃,要不然我也不吃了。爷你别骗我,你牙好着呢,蚕豆都能吃,咋不能吃麻花了!”李玥然很快就适应了高然的身份,很自然的模仿起了高然的语气和动作。还别说,经过几次穿越的加持,她的演技直线上涨啊!

    高爷爷和高爸高妈一脸欣慰,程诺看着桌上的麻花,有些跃跃欲试,却被高严一把拉了出来,“咋的,你还要跟我妹妹抢吃的?走,干活去!”高严白了他一眼说道。

    程诺追了上去,“你妹妹如今迷途知返,你是不是心里高兴坏了?老实说,是不是?”

    高严没有说话,只是哼了一声,大步往村子那头的知青点走去。

    程诺笑了笑,平时每次听高严说起妹妹,都是一脸担忧。他知道,高严将妹妹看的很重,也知道,那个乔知不是个好人。只可惜,世人都知道的事实,高严他妹却不知道。只是这个高然倒真像高严说的那么聪明,谈恋爱也没耽误学习,居然还考上了大学。那个乔知还没考上呢!分了也好,上了大学的高然,眼界可不会这么窄了。不过那个乔知,真是可恶。如果只是单单利用高然也就罢了,居然还脚踩两只船。太过分了!

    高严和程诺到了知青点,乔知和安雅早就收拾好了东西,怕惊动了旁人,一直在门口等着。如今看到两个高大的身影走近,乔知瑟缩了一下,鼓起勇气说道:“这里面是高然送给我的所有东西,能还的,我都放在这里了。还有几本书,是复习资料,虽然也是高然送给我的,可是如今她也不需要了。我能不能留下?”

    高严看这硕大的一个包袱就气不打一出来,这小子,得了这么多好处,还敢欺负我妹妹,找死了吧!他眼一横,竖起了拳头,“你说呢!”

    乔知原本挺直的脊梁,一下子低了下来,“我知道了。”然后颇为不舍的看了手里的包袱一眼,狠狠心,递了过去。

    安雅安静的站在一边,只是当她看到包袱被递出去的时候,心都在滴血。那里头可都是些好东西啊,丝巾、钢笔、还有布票、粮票之类的。乔家人可都指望着乔知每个月寄回去的粮票过日子呢!幸好她还悄悄留了几张,如今只希望高然没有记过账,可以瞒混过去。

    而重要的就是先解决了安雅这个祸害!

    “哥,妈说的也没错。嫂子她明明有了身孕,却骗你说要做手术,要那么多钱,还要哥你一个大学老师去外面借钱,她把哥你的面子置于何地?还要拿家里的屋子去抵押贷款。她到底想做什么啊!嫂子这样的想法应该是见过那个高然之后的事,我想着,高然毕竟和哥你交往过一段日子,再怎么样,她也得念着你们相识一场啊!今天看哥的表情,我就知道,高然定没有给哥好脸色看。而嫂子见过高然后表现的那样心虚,甚至想出这一招来骗钱。会不会是嫂子当初做过什么亏心事,所以她才会如此行事。要不然根本解释不通嫂子的做法啊!”乔乐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说道。

    乔安在妈妈和妹妹的示意下,也学聪明了,她捂着脸抽泣道:“还有,往日嫂子每个月赚那么多钱,她说她是打了几份工才赚的多的。可是她再能干,还能比哥你这个大学老师厉害吗?每个月赚的钱比哥的工资都多,怎么可能!她连大学都没上过,有什么本事啊!我看,这里头肯定有鬼!”

    乔知脸上阴晴不定,原本乔妈的话就在他心里种上了怀疑的种子,乔乐的话更让这怀疑的种子生根发芽了,听到乔安这样说,心中越发的愤怒了,是啊,安雅一个没上过大学的人,怎么可能一个月挣得比自己还多,。乔知压低了嗓门嘶吼道:“你既然怀疑,为什么不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