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文学网
繁体版

第135章 不当‘樊胜美’ 十

    谢父的尸体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谢家三姑托着送米油的人发现了。

    一阵慌乱之后, 谢家几个姑姑都来了, 谢父已经被抬到床上了,谢家二姑抹着眼泪, “好端端的,怎么会这样呢!”

    谢家大姑心情有些复杂,她眼眶也红了, 转头问着那个发现尸体的人, “你发现老弟的时候, 旁边可有什么人?”

    那人是谢家三姑婆家的一个侄子,“二婶早上让我给老叔送些米油过来,我一进门, 门是虚掩着的, 我推门进来,就看到老叔倒在了地上。一摸,身子都硬了。旁边桌上还有高血压的药,我估摸着是受了什么刺激,高血压犯了, 所以才······”那人低下头,然后想起了什么,“对了, 老叔的手机当时就在老叔手里。翻翻手机, 或许能知道老叔死之前到底听到了什么事,才刺激的他高血压犯了。”

    “你会弄吗?你放出来我们听听!”谢家三姑说道。

    那人点点头,拿着谢父的手机, 鼓捣了一会儿,“手机上显示,昨晚八点左右,老叔接了个电话,时间不长,大概只有一分钟的样子。之后这个号码又打了几个电话来,没接通。估计老叔就是接了这个电话后就没了的。这里有个录音文件,时间很短,只有六秒钟!看时间,就是昨晚上那个电话,估计是不小心按到的。”然后按了播放键,谢飞扬鬼哭狼嚎的声音响起,“五十万!爸,你快来救我啊!我不要断手啊!爸!你去找大姑她们,你去找我姐!让她们拿钱来救我!对了,大哥,我有个姐姐,大学生,长得也不错,就在s市,我把她抵了债好不好?求求你们别断我的手啊!”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谢家几个姑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气死自家兄弟的竟然是自家侄子!五十万啊,他怎么会欠下五十万的债?其他人心中也颇为不屑,谢家向来重男轻女,把儿子当个宝,女儿从小到大没让他们烦神,顺顺利利考上大学,学费都是自己挣得,没花家里一分钱。工作后每个月打六百块钱回来。就这样,谢家还不满足,整日骂骂咧咧,恨不得将女儿卖个几十万给儿子花。现在倒好,宝贝儿子出去半个月,欠了五十万的债,居然还理直气壮的要拿姐姐抵债!

    “家门不幸!”谢家大姑擦干净眼泪说道,“家门不幸,养了飞扬这么个不懂事的孩子,活活气死了他爸!”

    “大姐!”谢家二姑惊讶的看着谢家大姑,大姐这话一说,就等于把这件事定性了,是飞扬不孝,气死了老弟。虽然事实是这样没错,可这样一来,飞扬的名声就算毁了,以后乡里乡亲的,谁愿意把闺女嫁给飞扬啊。

    “难道不是这样吗?”谢家大姑反问道,“你听听他说的什么话!他说是去找他姐姐,结果呢,跟人赌钱,输了五十万!还要我们替他还债,二妹,你扪心自问,我们几个拿得出这么多钱帮他还债吗?还要拿他姐姐抵债?他怎么说的出口的!谢家怎么养出了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

    谢家二姑还要说话,谢家三姑悄悄拉了拉她的衣袖,示意她别再说了。反正自家是不想再背这个锅了。“大姐,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们四个,拿钱把老弟葬了吧!也算是咱们姐弟一场有个善终了。至于以后,咱们都是嫁出去的女儿了,娘家的事也不该咱们管了。咱们也管不了那许多了。”谢家大姑说道。

    “那弟妹呢?她现在这样疯疯癫癫的可怎么好?”谢家二姑问道。

    “镇上不是有个养老院吗?送去那吧!至于钱,非烟不是每个月打钱回来吗?不够的话,我就再贴点。你们几个就算了。日子过得也不宽裕。”谢家大姑说道。

    谢家二姑一听不用自己花钱,顿时放心了。“好,都听二姐的。”

    谢家四姑唯唯诺诺的说道:“那飞扬呢?”

    “他现在在哪我们也不知道,还是说你打算帮他还钱?”谢家大姑瞪了她一眼,谢家四姑立马低下头不说话了,“还有套房子,家里还有些地,只要他改了,别的不说,总能养活自己的。难道我们还能帮他一辈子不成,我们死了呢?难道还要让我们的儿子养他一辈子?”

    “大姐我错了。”谢家四姑小声说道。

    谢父就这么被草草安葬了,谢母也被安排进了养老院,谢家房子门被关上了。至于谢飞扬的下落,没人关心了。

    直到半年后,断了一只胳膊的谢飞扬才衣衫褴褛的回来了。他眼含怨恨,步履蹒跚,他没想到爸妈竟然不帮他筹钱,任由那帮人打断了他的胳膊,然后被扔出了赌场,自己在s市流浪了半年,才被流浪者收容中心的人遣送回来了。他要好好问一问爸妈,到底是为什么!

    门是锁着的,谢飞扬伸手敲门,敲了半天,也没人开门。

    直到有人经过,盯着他看了半天,方才说道:“你是谢飞扬吧!别敲了,你家没人。你爸被你气死了,你妈疯了,如今在养老院待着呢。你要回家的话,去你大姑家拿钥匙吧!”

    谢飞扬如遭雷击,猛地回过身来,吼道:“你说什么?我爸怎么了?”

    “你不知道吗?你是不是欠了五十万的赌债?你爸接到你的电话,气的高血压犯了,直接倒下了,尸体第二天早上才被人发现!你妈是自从你家那亲事吹了之后就一直疯疯癫癫的。就连你爸的丧事都是你几个姑姑帮着处理的。”那人不屑的看着他,然后摇摇头有走了。

    谢飞扬流浪的这半年,想了很多很多,他想过回来后要怎么闹的天翻地覆,必须要爸妈给他个交代,虽然拿钱跑走,赌钱是他不对,可是他们也不能见死不救啊。如今自己成了残废他们满意了?他也想过无数个可能,爸妈为什么不来救他。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今日是这个原因!

    谢飞扬失魂落魄的在门口坐下,一坐就是好半天。直到好事者将他回来的消息告诉了谢家大姑,谢家大姑叹了口气,“阿威,你把他家钥匙拿给他吧,再给他带一袋米,一桶油,再有,谢家的地租给别人了,那租金你也拿给他吧!别的,就别管了。”

    纪威和纪严互相看了一眼,点点头,“知道了妈?我这就去。”

    纪威肩上看着一袋五十斤左右的米,手里拎着一桶油,远远走来。看到谢飞扬傻呆呆的瘫在地上,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他将米油放下,然后将钥匙和钱递给他,“这是你家的钥匙,家里的地我妈帮你租出去了,七亩地,一亩地一年是四百块钱!这里是三千块钱。你拿着吧!以后好好过日子,别再胡闹了。我爸已经帮你申请了低保,一年也有一千多块钱,你省着点用,过日子是足够了。看什么看,拿好!”

    见谢飞扬还是傻呆呆的样子,纪威不屑的说道:“我最讨厌的就是谢家,男的懒,女的坏!从我外公到你爸,再到你,没一个好东西!整日好吃懒做,不干正事,家里缺钱了,就打着卖女儿的主意。也就是我外公和你爸运气好,遇上我妈和姨四个傻的,不但傻,还天真,被他们卖了还帮着数钱,数十年如一日的往谢家扒拉东西,哼,二姨三姨她们过得是什么日子,你们从来不关心,只知道伸手要东西。不过谢家总算出了个明白的,非烟做的就很好,按月往家里打钱,但不管你们说什么她就是不松口。比我妈她们好多了。谢飞扬,你知道吗?这半年你妈住养老院的钱,都是非烟拿的。她没享到谢家一点好,但最有良心的还是她。我要是你,以后就夹起尾巴安生过日子。以后,没事别来我家!我妈不会再任你予取予求了!二姨他们要是!”

    说完后,纪威就走了。之后,再没管过谢家的事。

    谢飞扬之后,果然老实了不少,也不出门,整天闷在家里,也不出去工作,也没去养老院看他妈,就这么躲在家里。除非家里没吃的了,方才去村口的小店里买米买油。

    谢家大姑只要谢飞扬活着,别的也就不管了。

    就这么相安无事过了一年多。村里这边忽然要拆迁了,谢家有七亩地,还有栋房子,七算八算下来,得有两百多万。谢飞扬摇身一变成了有钱人。他或许是早就厌烦了这样的日子,直接签字,回迁的房子也不要了,直接拿了钱,往养老院的卡上交了二十万,足够他妈这辈子的花用了。然后带着钱,扬长而去。

    谢家大姑得到消息,无奈的叹了口气,“随他去吧!”

    “可这钱还有非烟的一部分呢?他就这么全拿了?”纪严不满的说道。

    “非烟若是想要这个家,想要这些钱,这么多年她会连面都不露?甚至连电话都没有?那孩子看着绵软了些,其实是个有心眼的。早早的离了这苦地方。”谢家大姑说道。不像她,老了老了,才明白过来,平白耽误了大好青春。如今就算明白过来了,都是当奶奶的人了,她还能怎么办?若是闹出来,不光自己脸上不好看,连儿子孙子都会受到连累,被人指指点点。好在两个儿子十分孝顺,儿媳妇虽然厉害了些,但人也还不错。孙子孙女也都乖巧的很。就这么着吧!还能咋地。

    谢飞扬这一走,再也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在做些什么。

    这一切李玥然都不清楚。就算知道家乡拆迁了,她也没想着回去分一杯羹,她现在的日子过得不知道多自在,干嘛要回去找不自在。

    只是,她最近也有些麻烦,菲菲自从生了孩子之后,更加致力于帮她找男朋友。隔三差五的发照片资料过来,视频聊天的时候,也不停的劝说李玥然,“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找个男朋友了?你该不会打算一辈子不结婚吧?我可听老崔说了,你身边追求者不少啊。”

    李玥然笑道:“我没说不结婚啊。可是没遇上动心的,我可不想勉强自己,为了结婚而结婚。”

    “你的要求未免也太高了吧!”

    “其实我的要求并不高,只是那个人还没出现而已。若是他出现了,我肯定会第一时间拉着他去民政局领证的。好了好了,我干儿子好吗?听老崔说,你这几天闹着减肥,你又不肥,减什么减啊,别饿着我干儿子了。”李玥然笑道。

    “还说不肥啊,我腰围都粗了三公分了。老崔整日阻拦我进步,你怎么也跟她学起来了。来,宝宝,这是干妈,干妈哦!”张菲菲抱着胖儿子说道。

    “我给咱儿子买了些东西,邮寄过去了,都是托朋友在国外代购的。你记得查收啊!”李玥然看着胖乎乎的孩子,心里也有些心动,想着,要不自己抱养个孩子回来?反正除了程诺,自己不想跟别人生孩子,可是日子这么无聊,不如养个孩子玩玩?

    “你又买?老崔也买了不少,我也买了不少,家里都堆不下了。”张菲菲笑道。

    “那怎么办?谁让咱儿子这么帅,穿什么都帅。”李玥然笑道。

    视频通话结束后,李玥然趴在沙发上,开始认真考虑□□的可能性。□□不是不可以,不过,最近估计不行,她得到消息,就在这几个月内,她大概会被调回s市总公司,到时候再说吧!只是,这两辈子的经历告诉她,养孩子,不是光养就行的,得付出心血,教养才行。她现在又这个时间和能力教养好一个孩子吗?她有些怀疑。物质条件上应该差不多的,这几年她也存了些钱,在s市付个首付应该没问题。可是时间呢?她有没有时间去陪伴孩子成长呢?

    这样想着,李玥然打消了这个主意。她叹了口气,还是再缓一缓吧!

    半年后,李玥然调回了s市,她走的时候,只是财务部的小员工,这次回来,已经是财务部副经理了。

    张菲菲和崔哲浩抱着大胖儿子在机场接她。

    李玥然一看到大名崔子豪小名肉包的干儿子,立马眉开眼笑起来,她赶紧从包包里将给干儿子准备的限量版手办拿了出来,这是肉包最喜欢的手办了,很难买到,她花了不少功夫才托人买到的。

    “肉包,给干妈抱抱,这个干妈给肉包的礼物哦!”李玥然诱惑道。

    因为张菲菲经常和李玥然视频,因此肉包对这个干妈并不陌生,再加上她手里有自己最喜欢的手办,肉包立刻没节操的扑向干妈的怀抱。

    李玥然在肉包脸上亲了好几下。张菲菲在旁边笑道:“这么喜欢孩子,抱回去养几天吧!你不知道,我都烦死了,这小肉包太黏人了,只黏着我一个,累死我了。我都好长时间没去逛街了。”

    崔哲浩跟在后面,认命的拉着两个硕大的行李箱。

    “房子都给你准备好了,你直接住进去就行了。”张菲菲笑着说道。

    “谢啦!”

    “你我之间,还用说谢吗?”张菲菲嗔道。

    “对了,再帮我个忙吧,帮我打听打听新开的楼盘,我想买房,不用太大,我一个人住,最重要的,安保要好。你不知道,要不是我那个女子防身术一直在练着,这几年还真······”李玥然摇头说道。

    张菲菲立马紧张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我早就说嘛,让你交给男朋友,他们肯定看你孤身一个人,所以才敢打你主意的。”

    “放心,一个被我打掉了两颗门牙,一个撞到门上轻微脑震荡!还有一个狗急跳墙,从三楼上跳下去,摔断了一条腿。总之,都没落着好。”李玥然笑道。“所以啊,我要买房子,别的不说,安保一定要好。”

    “真是拿你没办法!听到了吧?按非烟的要求,帮着留点神。”张菲菲理直气壮的对崔哲浩说道。

    崔哲浩一脸无奈,“听到了,三天内,我就给你消息。”

    李玥然满脸微笑,“真是不好意思了,麻烦你了啊!”

    “麻烦什么啊,有什么好麻烦的,男人嘛,就是用来奴役的。现在有老崔,等老崔来了,还有小崔呢!不愁找不到人奴役!”张菲菲挽着李玥然的胳膊笑道。

    李玥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崔哲浩则是一脸宠溺的看着张菲菲,似乎觉得她的话没什么不对的。李玥然见状,有些羡慕,她想起自己和程诺在一起的时候,程诺似乎也经常这样宠溺的看着她。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程诺。

    一行人向外走去,上了车,离开机场。看到机场外的广场上,安保人员正在驱赶流浪者,李玥然看到其中一个人身影有些熟悉,她皱了皱眉,那个人怎么有点像谢飞扬啊,不对啊,谢飞扬不是征地拆迁赚了不少钱吗?怎么会在s市流浪呢?这才多长时间啊,他就把那些钱造完了?

    “怎么了?你看什么呢?”张菲菲将儿子递给老公,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我看到个人,觉得有点眼熟,不过应该是我看错了吧!”李玥然笑着说道。

    可是不久后的一天,她才知道,不是自己看错了。

    “非烟,果真是你啊!太巧了,我明天就要回老家了,没想到今天又遇到你了。”张大伯笑着说道。

    “张大伯?是好巧啊。”李玥然笑道。“你还在s市打工吗?”

    “是啊,家里虽然征地拆迁分了房子和钱,可是也不能坐吃山空啊。我儿子下个星期结婚,这不,我来商场买些东西,明天带回去。对了,村里征地拆迁的事你知道吗?你家分了两百多万,不过,却被你弟一人拿走了。那里头应该有你一份的。不过你弟拿了钱,就走了。现在也不知道他人在哪儿。还有,你爸去世了,你妈脑子也不大好,如今在养老院。唉,你爸的丧事是你几个姑姑办的,当时联系不到你,你弟弟赌输了钱,欠了一屁股债,你爸就是因为这,脑溢血死的。唉!你弟走之前给养老院交了不少钱,足够你妈用的。也算他有心了。听说你还在按月往家打钱啊,别汇了。家里的拆迁款你一分没弄到,你留着钱好好过日子吧!”张大伯絮絮叨叨说了很多。

    李玥然这才知道,原来这几年,家里竟发生了这么多事,她皱着眉头,“怎么会这样?”

    “谁说不是呢!其实啊,都怪你爸妈自己,将你弟惯成这样。那年你弟谈了个女朋友,怀孕了,要二十万的彩礼,你爸妈七拼八凑,只凑到了□□万。结果对方嫌少不干,结果把孩子打了。你妈当初就疯了,你弟居然丢下你妈不管,带着钱跑了。结果在外面赌输了钱,输了五十万啊。要债的电话打到了家里,活生生气死了你爸。如今我们村啊,都拿你家当例子教育孩子呢!”张大伯这样说着,似乎意识到不妥,尴尬的笑了。“我还要买东西,就先走了啊!”然后不等李玥然说什么,就往前快走几步,消失在人群里。

    李玥然看着他消失的地方,叹了口气,看来,今天看到的人影果真是谢飞扬,哼,二百多万啊,不过才半年时间,就花完了吗?连张大伯这种没读过书的人都知道,虽然征地拆迁赚了些钱,但不能坐吃山空,还在努力赚钱生活。可谢飞扬呢?短短半年时间,他把有些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就这么挥霍一空。他现在在s市流连,是不是还打着遇到我然后赖上我的主意?这个人,真是没救了。

    李玥然摇摇头,不去再想谢飞扬的事。总之她知道,自己不会再管谢飞扬就行了。只是之后,她将每个月打回家的钱加到了一千,就当是对谢母生养自己的报答吧!

    李玥然依然一个人生活着,只是她活的很惬意,很自在,每天好好上班,闲暇时间码码字,看看书,或者和闺蜜干儿子旅旅游,日子过得不要太舒服啊。她还养了一只猫,一只狗,偶尔肉包因为某些事情离家出走的时候,还会在她家住上几天,两个人和一猫一狗在落地窗前慵懒的晒着太阳看着书,很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