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文学网
繁体版

第134章 不当‘樊胜美’ 九

    “你当然不去, 你在家待着, 好好陪着小兰,千万别让她把我的宝贝金孙打了。”谢母说道。“可是, 他大姑,就我们几个,大字不识一箩筐, 去s市能干嘛?”

    谢家大姑想了想, 事关谢家孙子, 一定得办成了,“你让我回去好好想想,到底怎么去, 谁去!明天一早再说。”

    “那就全指望你了啊, 他大姑!谢家的孙子就指望你了。”谢母殷勤的说道。

    谢家大姑回去后,静静坐在客厅,她知道,这事如果没有丈夫发话,两个儿子是不可能帮忙的。他们一向不屑谢家重男轻女的作风, 也不满自己处处补贴娘家。可是他们不知道,这么多年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这是纪家欠她的!只是,谢家大姑本能的忘了, 造成这一切悲剧的始作俑者却是谢家。

    一直等到夜里十一点, 谢家大姑父纪清才晃晃悠悠的回来了,看到客厅里坐了个人,吓了一跳, “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不睡觉?大半夜的,吓死人了。”

    “我不坐在这,怎么能等到你啊!”谢家大姑冷冷的说道。

    “找我有事?有什么事明早再说吧!我累了!”纪清说道。

    “必须现在说!”谢家大姑说道。

    纪清回过头看着她,想了想,然后坐下了,“好吧,你说吧,到底什么事!”

    “我娘家侄女儿,你知道吧?我现在想知道她在哪?你说吧,你是自己帮忙,还是让阿威阿严帮我找!”谢家大姑说道,“必须要快,我未来侄媳妇的肚子可不等人。”

    纪清对谢家的事门儿清的,当即就不屑的笑了,“这事我估计悬。阿威阿严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上次我都亲自和阿严说了,阿严还是不肯帮忙。我也没办法了。不过,不是我说,谢家的那摊子事你能不能别管了?你为什么嫁到纪家来你难道不清楚吗?我知道,这么多年,你一直在怪我,怪我坑了你,怪谢家坑了你!可是实话告诉你吧,当初结婚之前,我就跟你爸说清楚了,我说了,我另有爱人,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我们不能结婚。我和你结婚,我会给你孩子,会给你应有的尊重,但只要生了孩子之后,我不会再靠近你。你知道你爸怎么说的吗?你爸说,好好好!一连说了三个好!你一直觉得纪家是火坑,可实际上明知是火坑却义无反顾推你进来的那个人才是你真正该恨的人!”

    谢家大姑不可置信的瞪着他,“不可能的,你骗人!”

    “我骗你做什么!当初我娶你,彩礼是五万块钱,当时的五万块钱,多值钱啊!你爸就为了这五万块钱卖了你!亏你这么多年还死心塌地的巴娘家,我原想着,只要你高兴,那便随你去吧!可没想到谢家真是黑了心肝的,前头想着让女儿代孕,现在又想着拿女儿卖钱给儿子结婚!这事,我不会管的,阿威阿严也不会管的。你们谢家不要脸惯了,我们纪家可不能跟着一起不要脸。”说完纪清掉头走进次卧。

    留下谢家大姑一人,在客厅枯坐了一夜。

    谢父谢母等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左等右等,等了半天,也等不到谢家大姑。谢母没法子,只好跑到纪家,谁知道谢家大姑竟然病了。谢母以为这只是推托之词,可等她真正看到谢家大姑的时候,才知道,谢家大姑是真的病了。

    “你,叫老弟来,我有话跟她说。”谢家大姑有气无力的说道。

    谢母以为谢家大姑有什么话要交代的,忙跑回去把谢父叫了来。

    谢家大姑让其他人都下去了,屋里只剩下她和谢父两个人,“老弟,我问你句实话,当初纪清向咱家求亲的时候,给了多少钱的彩礼?”

    谢父闻言,眼神有点闪烁,“这大姐你不是知道吗?总共一万块钱的彩礼,大姐您出嫁的时候,带了两千。”

    “你跟我说实话!”谢家大姑吼道,“拿你孙子起誓,要是你敢骗我,就让飞扬这辈子没有生儿子的命!”

    谢父抬起头来,“大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可是看到谢家大姑的眼神,谢父有些心虚,“大姐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谢家大姑看到谢父这样子,早已经知道了,“原来真是这样!你也知道是不是?你们早就知道纪清是什么人,可是为了你们自己的利益,还是······”谢家大姑声音哽咽道。

    “大姐,这是爸的意思。”谢父低着头说道,“大姐,事情都过去了,说这些做什么。大姐,现在要紧的是飞扬的事。小兰家一大早就打电话过来了,问彩礼的事,大姐你快帮我想想办法,赶紧找到那死妮子才行啊!”

    谢家大姑见谢父事到如今,还只想着自己,谢家大姑叹了口气,“你走吧,谢家的事你们谢家自己烦神去,以后别来找我了!”

    谢父听后,惊愕的抬起头来,“大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爸临去之前,你们可是答应了爸的,会照顾好飞扬的。你怎么能不管呢?”

    “走!”谢家大姑声嘶力竭的吼道。

    外面的纪威纪严听到谢家大姑的声音,赶紧走了进来,“舅,我妈还生着病呢,就是真有什么事,也得等我妈病好了再说吧!”

    谢父涨红着脸走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这两个外甥跟前,谢父总有些抬不起头来的感觉。

    纪威纪严看着躺在床上默默流泪的谢家大姑,皱眉,“妈,不管怎么说,你还有我们呢!以后咱们好好过日子吧!舅舅家的那摊子事还是别管了。”

    谢家大姑只闭着眼哭,没有说话。

    谢家大姑不帮忙,谢家二姑三姑四姑本来在家里就没有多少话语权,因此也没法子。

    谢父谢母急的团团转,谢飞扬急的天天在家骂街,眼看着小兰家给的期限越来越近,谢父谢母急的没办法,谢飞扬跑去找了几个姑姑,大姑家根本没见到大姑本人,就被二表哥冷言冷语赶了出来。二姑家倒是见到了,可惜二姑夫就坐在一边,二姑的婆婆妯娌也坐在一边,二姑压根不敢开口。三姑四姑家也是这样。谢飞扬跑了一边,不但一分钱没借到,还生了一肚子气。气的回家就躺在床上不吃不喝起来。

    谢父谢母又担心儿子,又担心孙子,急白了头发。只好再拉下脸出去借钱,也只接到了几千块钱。远远不够。

    谢母在家哭天喊地,“这可怎么办哦!我的大孙子哦!都怪你,都是你不中用,现在怎么办?我的孙子哎!”

    谢父低着头闷不做声。

    谢母没法子,只能和谢飞扬带着筹到的钱去了小兰家,苦苦哀求,可惜啊,小兰家就等着这彩礼钱给小兰的大哥结婚呢,见谢家没筹够钱,哪里肯答应。带着小兰去医院将孩子打下来了。谢母一路跟到了医院,见打下来的果然是个男孩,当场就晕了过去。

    小兰家的人直接将她扔在了医院,最后还是有人打电话叫谢父过来将人接回去了。

    谢母一睁开眼,看到谢父就开始哭,“我的孙子啊!我的宝贝孙子啊,没有了,没有了!”

    谢父也是垂头丧气,哭丧着脸,“已经没了,还能怎么办?飞扬还年轻,以后总会有的。”

    虽知道谢母就跟糊涂了一样,只会翻来覆去的哭嚎着“我的孙子没有了!没有了!”

    谢父以为谢母只是伤心糊涂了,也没有在意。叹了口气,忽然想起来,半天没看到儿子,他担心儿子也跟他妈一样伤心糊涂了,万一做出什么傻事来,那可怎么办?忙站起来给谢飞扬打电话,谁知道电话竟然没有打通。

    谢父有些担心,飞扬去哪里了。刚要继续打,身后谢母又开始胡言乱语起来,“贱人,你还我孙子,还我孙子!”说着说着,还从床上爬起来,往外跑去。

    谢父赶紧放下电话把人拦了回来,怕谢母这样糊涂下去,伤了人就麻烦了。见谢母还在挣扎,谢父赶紧关上门,找出绳子来,帮助谢母的手脚,等手忙脚乱的忙完这一切,谢父早就累瘫在地上了,也就忘了找儿子的事。

    等到第二天早上醒来,谢母还是这样疯疯癫癫的,谢父察觉不对,想着带谢母去医院看看,一摸口袋没有钱,这才想起来,昨天谢母和儿子是带了将近□□万块钱去的。如今谢母回来了,儿子和钱却不见了。

    谢父想着,赶紧给儿子打电话,打了半天,电话才接通了,“爸,啥事啊?”

    “飞扬啊,那钱是不是在你身上啊?既然如今孩子也打了,这钱一大半是借的,就要还给人家啊。还有,你妈不对劲,像是魔怔了一样,我得赶紧送你妈去医院看看。家里可没钱啊。”谢父说道。

    “爸,我知道。这个孩子没了就没了,以后再找也是一样。可是以后咱们家还没有彩礼钱给女方怎么办?到时候又要出去借吗?我带着这些钱,去s市找人,我去发传单,我去登寻人启事,我一定要把谢非烟那个贱货给找到!他妈的,敢骗老子,老子不扒了她的皮!惹火了,老子把她卖到窑子里去,看她以后还敢不敢骗我了!早点回来安安分分嫁人,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吗?胆子也太大了!爸,你别拦着我啊。至于妈,没事,可能是伤心糊涂了。你先照顾着,我找到谢非烟马上就回来!”谢飞扬说完就挂了电话。

    谢父再打过去,电话就关机了。谢父叹了口气,“这孩子,胆子也太大了。不行,他一个人怎么能行呢!”

    谢父看了被绑在床上的谢母一眼,觉得这样应该没问题,便出去找人了。他最先找的还是谢家大姑,谢家大姑如今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整个人沉默了许多,谢父到的时候,谢家大姑真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旁边的桌子上摆着些水果凉茶,院子里,纪威家和纪严家的两个孩子,正在玩沙。

    “大姐,出事了。”谢父先是看了看,见两个外甥不在,方才放心走进去。走到谢家大姑身边,搬了个小凳子坐下,“大姐,真出事了。钱没筹到,小兰家竟真的狠心把孩子给打了,果真是个男孩。飞扬他妈当场就晕了过去,如今醒了,人还糊涂着。爸妈要是知道咱谢家的金孙就这么没了,还不知道有多伤心呢!”谢父说着,低头抹起了眼泪。

    谢家大姑一点反应都没有,眼睛只看着两个孙子。

    谢父说了半天,见谢家大姑不向以前那样好说话,知道她还在为以前的事生气,便说道:“大姐,你怎么变得跟死妮子一样了。虽说在你的婚事上,爸是有些不对,可他也是为了你好,你看姐妹之中,就属你过得最好,你还有什么好埋怨的。爸不是还给了你两千块钱吗?二姐她们可一分钱都没有啊。”

    谢家大姑冷笑着,“老弟,我已经当了几十年谢家的女儿了,现在我是纪家的媳妇,和谢家已经没有关系了。这么多年,我扒拉回谢家的钱和东西不少了,我对得起谢家养我那十八年。你们谢家的事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你走吧!”

    “大姐,你有必要这样吗?难道你就一点旧情不念?你可别忘了,爸临死之前,你答应过爸什么?”谢父一下子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谢家大姑,拔高声音说道。

    两个孩子被吓了一跳,谢家大姑忙走过去抱着两个孩子,柔声哄着。

    正在这时,谢家大姑的两个儿媳妇结伴进来了,手里拎着不少东西,见状,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舅舅这是在干什么呢?欺负我妈身子不好是吧?阿威你快来啊!”

    另一个双手叉腰,“舅舅,不是我说你,你也是当长辈的,我们家里还有两个小孩子,你每回都是空着手来,满着手走。这也不说了,反正咱们家不缺这些。可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欺负老弱妇孺啊!你们谢家那点破事能不能别来烦我妈了?有本事,让你儿子娶老婆,没本事就打光棍!我家阿严娶我,我家可一分钱没要。我们可是老实本分的人家,做不出拿女儿卖钱的事来。”

    谢父涨红了脸,“你,你们!你们别太过分!”

    “过分的是你吧舅舅!”纪威从外面走进来,“舅舅,咱们两家虽然是亲戚,可没道理舅舅家出什么事,都要我们家出钱出人。这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更何况是舅舅和外甥。如今这家是我们兄弟两当家,舅舅以后有什么事,找我和阿严,别找我妈。”

    谢父看到大外甥,立马怂了。转身就往外走。

    刚走出院子,谢父就听到大外甥说道:“妈,这次你做的很好。以后咱们过咱们的日子,谢家的事不要管。”

    谢父停下了脚步,怒气冲冲的往地上吐了口吐沫,“我呸!”真是人心叵测啊。大姐太过分了,亲弟弟亲侄子的事都不管了。哼,活该这么多年守活寡!

    谢父回到家,一开门,就闻到一股恶臭,谢父差点吐了出来,进去一看,是谢母在床上大小便了,屎啊尿的糊了一床都是。谢父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推了推谢母,谢母昏睡着,一点反应没有。

    谢父嫌恶的看了谢母一眼,掉头走了。反正隔壁房子还有分机,接打电话也方便,随她去吧!等她好了,自己处理去。然后走到隔壁房间,继续打儿子的电话。

    谢飞扬这次有了经验,前脚小兰一家人去了医院,后脚谢飞扬就带着钱去了银行,他开通了支付宝,将钱全都存在支付宝里。这样的话,只要他拿好手机,就不用再担心被偷了。况且,他现在有这么多钱,完全不怕了。

    谢飞扬再次坐车去了s市。

    而谢家,小兰爸爸带着子侄们打上门来了,“我女儿为你家儿子打胎了,别的不说,这营养费你们谢家总算该出一点吧!我们也不多要,随便给个几万块钱就行了。”

    谢父冷着脸坐在那里抽烟,“钱啊,有啊,在房间里,你们自己去拿!”

    一个小年轻信以为真,立刻冲了进去,却被扑面而来的臭味熏得当场吐了出来。

    谢父道:“你们还有脸找我要钱?你们打掉的是我谢家的孙子,我老婆也受到重大打击,现在人疯疯癫癫的,我还没找你们要损失费呢,你们倒上门来了。哼,实话告诉你们,要钱一分没有,你们若是愿意,里面那个老婆子你们带走吧!”

    来人四处搜寻了一下,真没发现什么值钱的东西,这群人叽叽咕咕商量了一通,最后只好骂骂咧咧的走了。

    谢父看着一片狼藉的家,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也和谢母一样,恨上了那个没良心的死丫头,要不是她,家里哪来这么多事。

    谢家发生的这些事,李玥然远在东北并不知情,不过就算她知道了,估计只会磕着瓜子看热闹的。她在东北忙得很,期间回来了两次,菲菲生日,菲菲订婚。估计下次回来,就是菲菲结婚的时候了。不过听说菲菲打算在浪漫美丽的大溪地举办婚礼,李玥然在网上搜了一下大溪地的图片,很美丽的地方。她也很向往这样的婚礼。她想着,将来有朝一日能和程诺在一起的时候,一定也要在大溪地举办婚礼。

    李玥然仍旧按月往家里打钱,或许是觉得无聊了吧,打完钱后,李玥然又往家里打了个电话,谁知道电话一接通,就听到电话那头破口大骂,“你个贱蹄子小□□,你他妈还有脸打电话回来!我他妈上辈子没做好事怎么养了你这么个没良心的贱货!我操······”

    李玥然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气的翻白眼,她怎么想起来给家里打电话的?脑子有毛病啊!平白无故挨了一顿骂!真是有够倒霉的!以后再也不往家里打电话了,再无聊了就回去码字!

    只是李玥然也有些疑惑,听这声音,像是谢父,记忆里他是个闷不做声的人啊,很少见他这样气急败坏啊,最近一段时间家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不过疑惑归疑惑,她也不打算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一是她没有亲戚的号码,二是她怕她一旦联系上了,就再也断不了了。

    李玥然想着,应该没什么大事吧!有那几个姑姑在,她们不会看着谢家出事的。

    谢父看着被挂掉的电话,只觉得血压一直往上升,头疼的厉害。这几日,他一直没联系上谢飞扬,本来就急的不行,外头知道他家亲事没成,又上门来要钱,他现在哪有钱还人家。好说歹说,把还钱的期限往后挪了挪。谢母又疯疯癫癫的,家里弄得一团糟。谢家几个姑姑只托人送了些日用品来,没一个露面的。谢父头都要炸了。

    刚刚一看是陌生号码,谢父脾气上来了,接了电话就破口大骂,结果噼里啪啦骂了一通,对方却直接挂了电话!谢父气的浑身发抖。他觉得不对,颤抖着打开桌上的降压药,又颤抖着倒了杯水,将降压药吃下去后,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忽然旁边的电话又响了,谢父不打算去接,他怕自己血压又上去了。

    电话铃响了一会之后,没声音了。紧接着,谢父的手机又响了。谢父猛然想起了,不是死丫头,她不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码的。难道是飞扬?谢父赶紧颤抖着接通了电话。

    “爸,爸,救命啊!你快来救救我啊!救命!”

    谢父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飞扬,到底怎么回事啊?你慢点说慢点说!”

    “爸,我赌钱,输了好多,你快点来救我,他们说,不还钱的话就要打断我的一只手!爸!爸!你快来救救我吧!”电话那头声音很嘈杂,谢飞扬哭嚎着说道。

    谢父慌了,颤抖着问道,“你欠了多少钱?”

    “五十万!爸,你快来救我啊!我不要断手啊!爸!你去找大姑她们,你去找我姐!让她们拿钱来救我!对了,大哥,我有个姐姐,大学生,长得也不错,就在s市,我把她抵了债好不好?求求你们别断我的手啊!”

    谢飞扬说了什么,谢父已经听不到了,在他听到五十万的时候,脑子里翁的一声,仿佛一根筋断了一般,随后整个人就摊在了地上。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默默打赏的地雷。好热啊,我们家现在的温度达到36度了,这样的天气,我一三五下午还坚持顶着大太阳送女儿去学舞蹈,这是多么深沉的母爱啊!哈哈哈哈!

    忍不住要上来炫耀一下,虽然我女儿有时候很烦人,可有时候可爱起来,也真的很可爱。早上我在码字,我妈带我女儿和侄子出去买饭,我女儿问:“奶奶,我能给我妈妈买包子吗?”

    “不行!”

    “为什么不可以?”

    “你妈太胖了,不能再吃了。你妈胖不胖?”

    “我妈妈是有点胖!”

    “一胖就好丑对不对?”

    “我不能说我妈妈丑的!”我女儿一脸认真的说道。

    默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8 07:2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