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文学网
繁体版

第133章 不当‘樊胜美’ 八

    吃完饭, 李玥然回家了, 经过路边的电话亭,她想了想, 进去了,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喂, 妈?”

    “你以后别打电话回来了!”谢母砰的一声挂了电话。

    李玥然愕然, 又打了过去, “妈,怎么了?我是想跟你说,我这个月找了两份兼职, 每个月多赚了点, 爸的病怎么样了?不行让他来s市看病吧!”

    “你就别装了。你的事我们都知道了!没想到你人不大,心挺大的啊,不声不响在外面欠了那么多的债,不还就跑了啊!你胆子够大的啊!要不是你爸亲眼所见,还不知道要被你蒙骗到什么时候呢!我就知道, 你一个小妮子,能有什么出息!什么上大学找到好工作,我呸!怕都是你骗人的吧!有多大的头就戴多大的帽子, 没那个本事, 你装什么装!那时候我就跟你说了,你一个妮子,上大学有什么用, 早点嫁人生个儿子不就行了,现在好了,欠了一屁股债!我问你,你到底什么意思啊?”谢母说道。

    李玥然忍着笑,“妈,我也是想让你们高兴一下。我也是没法子,你们又不给我学费,我就算打工也赚不了那么多钱啊。我只能去向银行借钱。”

    “我呸!你那会都多大了还找家里要钱?你还要不要脸?那会子可说的清清楚楚,你要上大学,没人拦你,但以后的学费生活费你自己想办法。现在反过来怪家里?哼,不知道在哪个小地方窝着呢,还装作一副了不起的模样!我呸!我告诉你,你的那些债没还清之前,别往家里打电话,别把债主带到家里来,我们可丢不起这个人。我和你爸以后也不指望你了,我们有飞扬呢!对了,每个月别忘往家打钱!”

    “妈,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就不瞒你了。我现在广东这边的工厂里打工呢。我也想早点存完钱,把欠银行的债坏了,我想着,既然你们都知道了,那每个月的钱我就不给了,早点还完了债,我也能早点回家啊。”李玥然忍笑说道。

    “呸!想都别想!我不管你在哪里上班,每个月的钱你必须给,少一分都不行!”谢母不屑的说道。

    “妈,要不这样,家里还有没有钱?你借我点,我把欠银行的钱还了,然后就回家,你不是说爸病重吗?我想回去看看,到时候我听你们的安排,结婚嫁人行不行?”

    “滚!家里一分钱都没有,你自己欠的债,自己想办法!以后别打电话回来了!”谢母说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然后觉得很是扬眉吐气了一番,以往都是那个死丫头先挂电话,现在总算轮到她了。还别说,这挂电话的感觉还真爽!

    “她打回来的?”谢父问道。

    “哼!那个死丫头还跟我装,我呸,看她以后还怎么装!以前都是她挂我电话,这次总算轮到我了!”谢母舒了口气说道。

    “她怎么说的?”

    “她还能怎么说?想让我们替她把钱还了,好回家来。肯定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想回家过好日子来了。我呸!想的倒美,老娘的钱都是留给飞扬的。”谢母眉飞色舞的说道。

    谢父点点头,“这是应该的。”

    从此后,夫妻两再也没提过让谢非烟回来的事,每次谢非烟打电话回来的时候,谢母一看是陌生号码,怎么也不接,只要这死妮子按月打钱回来就好,至于死妮子在外面是死是活是好是坏,她才不管呢!

    李玥然就这样着实过了几天清净日子。直到有一天下班回家,坐地铁的时候,她老感觉身后有人故意在蹭自己,可她一回头,那人却一脸道貌岸然的看向其他地方,李玥然气的脸都红了,但苦于没有证据,只好往前挤了挤,谁知道那个男人竟跟了上来,继续在李玥然身后蹭着。

    李玥然火了,回过头啪的一巴掌打了过去,“你干什么呢,流氓!”

    那男人猝不及防被打了一巴掌,反应过来后也火了,一巴掌打了回去,李玥然简直不敢相信,这年头还有这样的人,一时愣在了那里,那男人还要再打,被旁边的几个年轻人拦住了,那男人见势不对,恰好地铁到站了,匆忙下了车。

    李玥然被打了一巴掌,又委屈又难受,她穿越这么多次,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欺负。此刻的她,尤其怀念程诺在的日子。回家后,李玥然扑到床上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哭过之后,擦干了眼泪,她要自强,要努力,不能这样什么都指望程诺。想起上辈子被人拿刀指着,这辈子又破天荒挨了一巴掌,她想着,得学点女子防身术什么的,这样的话,将来就算遇到危险,也能自保。

    李玥然这样想着,上网查了一下,最后在小区附近报名参加了一个培训班,专门学女子防身术的。李玥然还将张菲菲也拉了进来,可练了两次之后,张菲菲就打退堂鼓了,太累了,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学瑜伽,她可不想练到最后,一身肌肉,多难看啊。张菲菲不明白李玥然为什么要学防身术,听了李玥然的解释后,张菲菲气的脸都红了。“你傻啊,淘宝上买一个防狼电击器,下次要是再遇到这种人,直接电他的下身,电他个不能人道最好!”

    李玥然笑了,“这也是个法子,我回去就上网看看。不过这个已经报名了,就继续学吧!”

    张菲菲没法子,只好随她去了,“你要是练得一身肌肉,嫁不出去可怎么办?”

    李玥然才不会告诉她,她压根没想过要结婚的事,程诺不在,她嫁给谁去啊!

    春去秋来,转眼又是一年。李玥然一边工作,一边学习防身术,晚上有时间就码字,生活过的简单而又平静。期间,张菲菲谈了几次恋爱,皆以分手告终。按张菲菲的说,她知道自己最后的结局是家族联姻,所以趁这个时间多谈几次恋爱,反正自己不会吃亏。

    谢飞扬又复读了一年,还是没考上本科,最后没法办,只好上了本地的一个大专。李玥然得知后,当月打回去的钱多了两百。谢母也没提过要她回来的话。

    不过眼看着离书里剧情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李玥然想着是不是该做些什么。她暂时还不想主动针对谢家,只能躲开了。正好,公司的下属子公司缺一个财务经理,向总公司申请调人。领导们商量之后,让李玥然去了。因为她业务能力出色,人品也好,最主要的是,她没有牵挂。李玥然欣然答应,子公司在东北那边。正好可以换个环境,谢家人也不会找到自己。

    张菲菲虽然舍不得,但也送上了自己的祝福。送行的那天,张菲菲抱着李玥然小声抽泣道:“你每天都要给我电话,跟我视频,微信不少于二十条。遇到什么事也要跟我说一声。有时间我会过去看你的。你家那边,我会帮你盯着的,有什么情况,我会随时告诉你的。”

    李玥然抱着张菲菲,“放心吧!我的大债主,我欠你的钱还没还清呢!”其实这一年多,李玥然的工资实现了质的飞跃,欠张菲菲的钱已经还了大半了。

    “欠我的钱不急着还,你在那边要照顾好自己。我给你买的防狼器,你要随身带着,听到了吗?”张菲菲想了想,吸吸鼻子又哭了,“我还打算替你介绍男朋友呢!你怎么就走了啊!这么突然!”

    李玥然哑然失笑,拿纸巾帮她擦着眼泪。“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这辈子嫁给事业了,不打算结婚的。你难道不知道公司同事都是怎么称呼我的吗?独孤大侠!你啊,省省心吧!别哭了,有人该心疼了。我看你家里介绍这个崔先生还不错,家世就不必说了,能经过你那些哥哥们的层层把关,人品和能力肯定都不错,最重要的是,他对你也挺好的,看得出来,他对你很上心。你好好和他相处,别带有情绪。等你结婚的时候,我给你当伴娘好不好?还给你包个厚厚的红包!”

    张菲菲回头看了一眼难掩担心的崔哲浩一眼,笑了,“还有呢,我要是生个孩子,不管是男是女,你都是他的干妈,你要是真的不结婚,以后让我孩子给你养老送终!”

    “你孩子还没影呢,就想起养老送终的事了。好了好了,时间该到了,我要登机了。等到了我给你电话。”李玥然将张菲菲推到一直站在一边的崔哲浩怀里,“菲菲她,就拜托你多照顾了。”

    “应该的,一路顺风。”崔哲浩礼貌的点点头,顺势揽住了张菲菲的腰。和女朋友的闺蜜保持距离,是一个男人对女朋友最基本的尊重,毕竟有句话叫什么来着,防火防盗防闺蜜。

    目送着李玥然的身影消失在登机口,张菲菲终于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趴在崔哲浩怀里哭得抬不起头来。

    崔哲浩将张菲菲搂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无声的安慰着她。同时也松了口气,总算把情敌送走了,不枉费他一番苦心安排。他倒不是有意调来李玥然的,只是正好李玥然有离开s市的打算,他不过顺水推舟一把罢了。他和菲菲的哥哥们抢女朋友已经够惨的了,可不想还要跟女朋友的闺蜜抢人。

    “好了,别哭了,再哭,妆就该花了。”崔哲浩安慰道。

    “非烟走了,你是不是最开心的哪一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看非烟不顺眼了是不是?”张菲菲哭着哭着,想起来了,抬起头来,拿手指戳着崔哲浩的胸口问道。

    “谁让在你心里,谢非烟比我还重要的。你这个闺蜜,事业心很强的。调到子公司干个几年,回来后肯定升职,我也是为她好啊。”崔哲浩也不否认,他从不会敷衍张菲菲,也没想过要骗她。不仅仅看在她是张家女儿,更重要的是她是自己未来的妻子,值得自己的尊重!

    “哼!”张菲菲也明白这个道理,因此也不生气,只是噘着嘴说道,“我要吃澳洲龙虾,我要吃法国鹅肝,我要吃刺身。”

    “好好好,我们去吃。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崔哲浩搂着人,笑呵呵的说道。

    谢家,谢父谢母愁眉苦脸的看着谢飞扬,“二十万啊,你让我们上哪去弄二十万啊!”

    谢飞扬吊儿郎当的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随便你们啊,我是无所谓了,反正这个不行,以后再找一个女朋友也是一样的。不过我可提醒你们啊,小兰昨天去医院找人做B超了,说是个男孩。”

    “什么?男孩?”谢父谢母一下子紧张起来,“你确定吗?”

    “我骗你们做什么!要不是个男孩,小兰他爸妈怎么敢狮子大开口,要那么多钱的彩礼。反正话我放在这里,这二十万的彩礼给不给,你们自己看着办!小兰家给我们一个星期的时间,要是没回复,她就要去医院打掉这个孩子了。”谢飞扬知道爸妈在乎的是什么,所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给!必须给!就是砸锅卖铁,也得给!”谢父拍板道。

    谢母也是这个意思,“给,肯定得给,这可是我们谢家的金孙!无论如何也得保住,飞扬啊,你跟小兰说,让她千万别打掉孩子。我们这就筹钱去。”

    谢父点点头,“恩,我去找你几个姑姑借钱去。”

    谢母想了想,“我也出去借钱去。”

    谢飞扬见谢父谢母兴冲冲的出去了,得意的笑了,然后拿出手机给小兰打了个电话,“喂小兰?放心,我爸妈出去借钱去了。这二十万肯定会筹到的,你就等着当我老婆吧!不过,可得跟你爸妈说好了啊,等你嫁过来之后,得带五万回来啊。”

    也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谢飞扬得意的笑了。

    谢父谢母忙活了几天,倒是借到了些钱,不过只有八万,还差十二万。谢父谢母也不知道该找谁借这些钱了。谢父谢母以及谢家几个姑姑愁眉苦脸的坐在一起,谁也不说话。

    谢母看了看几个大姑,“不过十二万,他姑姑,你们一人借三万,就够了啊!”

    谢家大姑看了谢母一眼,“你说的倒轻巧,我已经借了你们两万了,哪里还有钱能借?”

    “就是啊,我们家里也不富裕,别说三万了,就是三千我们现在也拿不出啊。”

    谢家二姑想了想,说道:“弟妹,你还不知道吧,那个王家啊,到底在外面找个代孕的,生了个儿子,儿子一生下来就抱回了老家,一次性给了那女人三十万的营养费误工费什么的。唉,当初啊,你们推了,要不然这三十万拿到手了,飞扬的彩礼钱足够了,还借什么借啊!”

    谢母看了她一眼,“可是找不到那死妮子,找谁代孕去啊!”

    谢家大姑想了想,“我越想越觉得这件事不对劲。非烟那孩子性子腼腆,她哪有那样大的胆子借那么多钱,还不还,你们该不是被骗了吧!”

    谢父昂着头,“怎么可能?白纸黑字清清楚楚,飞扬也在,他还能看错了?”

    “那非烟现在在干什么呢?都这些年了,钱应该已经还清了吧?”谢家大姑问道。

    谢家二姑笑道:“管她还清没还清啊。阿弟,弟妹,我现在有个现成的婚事,看你们愿不愿意了,对方可说了,你们要是愿意的话,这二十万的彩礼他出了,嫁妆有没有无所谓。”

    “还有这样好的事?”谢母问道。

    “是我家那口子的远方侄子,年纪大了点,今年四十多了,之前结过一次婚,不过老婆死了,留下一子一女,如今在大城市上寄宿学校,不常待在家里。他家里有钱着呢,开大公司的。现在想找个老实勤恳的女人结婚,不过有个条件,不能生孩子。不过这也没什么,物质上他不会亏待咱们的。”谢家二姑说道。

    “这样啊!”谢父谢母互相看了一眼,同时说道。

    谢家大姑考虑了一下,“我觉得这门亲事还算靠谱。人家事先将条件要求都说了,可见这家人还算诚恳。不就是不能生孩子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女人生孩子就是道鬼门关,而且女人一生孩子,身材好几年都恢复不了。至于老了以后,不是还有飞扬吗?”

    谢母叹了口气,“我也知道这是门好亲,可现在问题是,我们压根找不到非烟的下落。前两年,他爸和飞扬去了她学校一趟,结果老师说她还欠了银行几万块钱的债,吓得他爸和飞扬连夜跑了回来。据老师说,那死妮子不在s市。死妮子电话里说她在广东那边打工,具体哪里她没说。”

    谢家大姑想了想,“非烟这几年钱是不是照打?”

    “恩,每个月10号,六百块钱。”谢母说道。

    每个月就六百?这也太少了!谢家大姑想到,心想这侄女果真不懂事。“咱们可以去银行查一下记录啊!银行应该差的出来,这钱是从什么地方打的。”

    谢家三姑想了想说道:“我大嫂的娘家侄女儿在农村信用合作社上班。弟妹,你家的存折是农村信用合作社的吗?如果不是那我就没办法了。”

    “是的是的呀。”谢母高兴的说道。

    “那尽快,三妹你回去和你大嫂说一声,让她帮帮忙。老弟你们把存折准备好,等三妹的消息。”谢家大姑拍板道。

    谢父谢母谢家大姑三姑趴在柜台上,紧张的盯着里面正在电脑上操作的年轻女孩,那女孩无奈的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掩下心中的鄙夷,她从姑姑嘴里知道这家人的德性,颇为不屑,既看不起女儿,还一个劲的额压榨女儿。有本事,你别打女儿的主意啊。

    “查清楚了,对方打钱的地方并不稳定,一开始几个月都是在s市,最近几年换成了支付宝转账。这个就查不出到底在哪了。”

    “支付宝?那是什么东西?”谢母问道。

    “你回去问你儿子肯定知道。”那女孩笑着说道。

    谢母还要再说,可谢家三姑已经看出对方的不耐烦了,忙拉着谢母的袖子说道:“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说吧!小玲正在上班呢!”

    谢家大姑也点点头,谢母只好不说话了。

    一行人回去后,谢飞扬刚从小兰家回来,看到他们回来了,立马迎上来问道:“爸,妈,怎么样了?钱筹到了吗?小兰今天给我看了宝宝的B超照片,我用手机照下来了,你们看?”

    说着谢飞扬将手机递到他们跟前,谢父谢母等看到上面的照片,眼睛都直了,“这就是我的宝贝大孙子啊!真好啊!”

    谢家大姑也很激动,“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先解决钱的事再说。”

    谢母想了起来,“对了,飞扬,你知道啥叫支付宝吗?”

    “支付宝啊,就是移动支付,能够网上转账付钱啥的。你们问这个干嘛?”

    “那从这个上面能不能知道对方现在在哪?”谢家大姑问道。

    谢飞扬也不是很清楚,“应该不能吧!如果她的支付宝账号不是手机号码的话应该不能。”

    “手机号码?这个跟手机号码还有关系?”谢母问道。

    “应该有关系的,如果不绑定手机号码的话,很多功能都有限制的。”谢飞扬说了半天,也不懂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谢母反应过来了,“这死丫头!早就买了手机,居然一直骗我说没买手机!太可恶了!”

    谢飞扬反应过来,“妈,你们说的是谢非烟?这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谢家三姑便将事情和他说了,谢飞扬一听,“那上次我们去学校是怎么回事啊?”

    “她能骗我们,自然也能骗学校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谢母说道。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怎么才能找到她的人呢?”谢飞扬关心的问道。

    “我想,我们还是得去s市一趟。”谢家大姑想了想说道。

    “啊?还去?我不去了!”谢飞扬一想起两年前去s市的经历便觉得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