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文学网
繁体版

第124章 夕阳红之不养叉烧 九

    李玥然刚接到一个想来看房子的人的电话, 下楼等人。看到李建华骑着电瓶车过来了, “大哥,你怎么来了?”

    “我不放心, 过来看看,有人过来看房子吗?”李建华问道。

    “恩,说是十分钟之后就来。”李玥然笑着说道。

    “朱慧这几天没回来吧?她回来了你打电话给我, 不能一个人单独见她啊, 这孩子现在是六亲不认了!”李建华皱眉道。

    “知道了大哥, 我现在也不敢单独见她了。她没回来,只是总是打电话问我房子的事。今天这个人打了四五个电话了,听他的意思, 似乎很想买, 如果价格差不多的话,我打算就卖了,早点把钱给她,省的麻烦。”李玥然叹了口气说道。

    “我来还有件事要跟你说,我们家小区有个房子要脱手, 不大,五十几平方,你一个人正好, 和我家在一个小区, 彼此间也有个照应。你要是有意思,我就帮你跟人打个招呼,把房子给你留着?”李建华说道。

    李玥然有些犹豫, 李建华住的小区是本地有名的高档小区,那儿的房价,就算是二手房估计也不便宜,钱不一定够啊。况且,她还在犹豫以后是买房还是租房呢。

    李建华见她犹豫,便道:“你若是钱不够,我先给你垫着。”

    李玥然摇摇头,“大哥,实话跟你说吧,我啊,不打算再买房子了。我想着随便租个房子住就是了。卖房子的钱到时候买个理财产品,留着以后老了,给自己找个养老院过日子吧!若是买房子,慧慧那头要是又起了什么想法,闹着要我卖房子,我可受不了。”

    李建华想了想,“也是,小鹏媳妇不是在银行工作嘛,回头让她帮你看看有什么好的理财产品。朱慧要是闹,你就说钱借给我了。哎,怎么就养了这么个没良心的丫头呢!算了,那我让老二他们帮你打听打听哪里有房子出租。”

    半个月不到的时间,房子就卖出去了,过完户,收到尾款,李玥然便在李建华的陪伴下去了银行,将卖房款的一半,共计三十九万给朱慧打了过去,然后给朱慧打了个电话,“钱我已经打过去了,你记得去银行查收,以后这个号码我不会再用了,你没事也别再找我了,我们俩······”

    朱慧一听钱已经到账了,也看到了手机里的银行提示短信,高兴的睁不开了,哪里还听得进其他的,立马挂了电话,跟上司请了假,打电话给张伟,让他赶紧请假去交首付,他们看中的那个楼盘今天可是最后一天了,若再不去交钱,估计房子就要卖给其他人了。

    朱慧喜气洋洋的走了,留下议论纷纷的同事们。

    “这么高兴,别是她妈把钱打过来了吧?”

    “肯定是,你没听她方才打电话给她老公,说要去买房吗?哼,尤其是买房两个字,说的尤其大声,这是显摆给谁看呢!哼,她还以为她有多了不起呢!”

    “人家可不是了不起啊,毕业不过两年多,就在上海买房了。”

    “哎你说她娘家到底有钱没钱啊,我估计很有钱吧,要不怎么能让她在上海买房子呢?”

    “你傻啊,那视频你不知道啊,她老家不过是个二三线的小城市,就算房价涨了,又能涨到哪儿去,顶多三四十万罢了。加上她之前的存款,顶多六七十万。不过他们这是第一套房子,房子肯定也不大,首付只要20%就行了。”

    “唉,这样很不错了。像我,我爸妈不找我要钱给我弟花,我就谢天谢地了。不是每个人都有朱慧那样的脸皮啊!”

    “哈哈哈!说的是!”众人都笑了。

    朱慧才不管别人怎么说她呢,现在的她满心都是即将买房的欢喜,和张伟汇合后,二人奢侈的打车过去了,填写资料,交钱办手续,只等着半年后交房就能拎包入住了。

    出了售楼部的大门,张伟高兴的打电话告诉了张父张母这一好消息,挂了电话后,看了朱慧一眼,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给了她一个好脸色,“你做的不错,咱们找个地方好好吃一顿吧!”

    朱慧有些心疼钱,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她的积蓄就全没了,如今身上只剩下一万块钱了,不过好歹她和张伟都是按月发工资的人。只是张伟心情这样好,她也不敢违逆他,“好啊,你说去哪吃?”

    张伟带了朱慧去了一家有名的饭店,点了七八个菜,朱慧看菜单的时候心都在滴血,好家伙,一顿饭算下来就要一千多,真贵啊,可是看着张伟高兴的样子,阻拦的话她说不出口。

    正吃着饭,张伟忽然给朱慧夹了筷子菜,朱慧受宠若惊的抬头看着他,张伟看了她一眼,“吃吧!”

    朱慧感动的低下了头,这里头有她最不喜欢吃的香菜,不过因为是阿伟给她夹的,就算是香菜也甘之如饴。

    “对了,你妈给你打了多少钱?三十九万?那那套房子卖了七十八万啊!看不出来啊。就你们家那小地方,房价也这么高了?”张伟不屑的说道。

    “我家那边地段好,环境也好,有山有水,况且周围幼儿园小学中学都有,不少陪读的家长都会在那边租房子住,所以房价也被炒上去了。”朱慧赔笑道。

    “你妈给了你一半,那剩下的三十九万她打算怎么办呢?买房还是存起来?说起来,咱们如今房子也有了,就差辆车了。”张伟笑着说道。

    朱慧心中一凉,然后陪笑道:“其实坐地铁也挺方便的,这小区一出门就有地铁站,方便的很。”

    张伟立刻就拉下脸来,随后把筷子往桌上一拍,“我吃饱了,不吃了!”说完就要走。

    朱慧一看这一桌子菜才吃了一半,忙叫人拿打包餐盒过来,张伟见状,越发嫌弃她了,看也不看她一眼,转身就走。

    朱慧手忙脚乱的打着包,刚要走,被服务员拦下了,账还没结呢,朱慧忙放下餐盒,翻找钱包,结了账,拎着大包小包出门,却看不到张伟的影子。

    朱慧在太阳底下站了半天,方才确信,张伟真的丢下有孕在身的她一个人走了。朱慧叹了口气,她不是不知道张伟的意思,只是,她前脚才和老妈撕破脸买了房子分了钱,如今让她怎么好意思再找妈开口说要买车呢!朱慧无奈的叹了口气,拎着餐盒,步行去地铁站坐地铁了,打车要一百多块钱呢,碰到堵车还麻烦,还是坐地铁方便。

    可惜啊,朱慧是拧不过张伟的,或者她已经习惯了张伟的强势,张伟和她冷战了几天,她就受不了了,再次拨打了老妈的电话,空号?怎么会是空号?

    难道她又换号码了?还是说将她拉到黑名单里了?朱慧有些生气,她妈到底怎么回事?有必要这样吗?这是防贼呢!她拨通了李建华的号码,好吧,打不通!朱慧不信邪,又挨个拨通了二舅和两个姨妈,还有那些表哥表姐的号码,结果都打不通。打开微信,一个个的,全都将她拉黑了。

    朱慧气的浑身颤抖,当下脑子一热,请了假,坐火车回了老家。

    可是出了火车站,被冷风一吹,她才冷静下来,她该去哪里找人呢?房子卖了,她只顾着拿钱,没有问过老妈的落脚处,她现在该去哪里找人呢?

    朱慧站在门口,身边的人来来往往,没一个人理她。忽然,手机响了,是阿伟的电话。“下班了不回家做饭,跑去哪里了?”

    “我回老家了,电话联系不到我妈,我回来看看。”

    “哦,你回老家了啊!”电话那头,张伟的语气和缓了许多,“那行,你办完事早点回来啊!”说完,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

    朱慧看着手机发愣,早该知道了不是吗?他只管结果,不问过程。自己早就习惯了不是吗?可是没法子,她离不开他。朱慧低头摸了摸肚子,伸手招了辆出租车,打车去了大舅家。

    结果扑了个空,家里竟然没人。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出来开门。朱慧没法子,只好去敲隔壁的门,隔壁门倒是开了,可是一看是她,“哦,你不是老李那个拿刀逼着亲妈卖房子补贴婆家不卖就要杀人的外甥女吗?”然后啪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朱慧差点被门砸中了鼻子,听了那人的话后更是生气,咚咚咚将门敲得更响了,“你给我开门,你什么意思啊!”

    门忽然开了,朱慧刚要冲上去问个究竟,迎面一盆冷水浇了过来,一个中年妇女单手叉腰,另一只手拿着一个水盆,“你当这是什么地方呢?这是你撒野的地方吗?我可告诉你,我儿子可是刑警大队的,你要是在这儿闹事,我报警抓你,你信不信!”

    朱慧一下子胆怯了,“阿姨,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想问问,我大舅他们家人去哪儿了?”

    “我怎么知道!快走,再砸门,我就报警了!”那妇女砰的一声,又把门关上了。

    朱慧上身被水淋的湿透了,难受极了,方才又动了气,肚子也有些难受,朱慧想着要不找个地方换身衣服吧,可下了楼梯才想起来,她临时起意过来了,根本没带换洗的衣服。

    朱慧想了半天,走到旁边的超市,买了件白色胸前印着一颗红心的白色t桖,不贵,只要19.9。换上后,朱慧又去了大舅家,这次她不敢太大声,只能小声的敲门,敲了半天,也没人开门。朱慧在楼下等了半个小时,也没看到大舅一家人。老这么待着也不是办法,她打车去了二舅家,结果邻居说二舅一家人去了二舅妈娘家走亲戚去了,要几天才能回来。

    一个小时之后,朱慧终于在二姨妈家看到了熟悉的人,“二姨,你总算在家啊。”

    “哦,是朱慧啊,你怎么又回来了?你家的房子不是已经卖了吗?你又回来做什么?怎么?没钱了?还是说又想榨干你妈啊!”朱慧的二姨很不屑的说道,“朱慧,做人不能这么没良心,你已经把你妈的房子卖了,你妈现在身边就剩下那几个钱了,那是你妈的养老钱,你就别动歪心思了行吗?你婆家房子也买好了,还要怎么样啊?”

    若不是找不到其他人,朱慧才懒得在这听二姨废话,她耐着性子问道:“二姨,我妈呢?她在哪?这是我们母女之间的事,二姨您就别管了好吗?”

    “真好笑,那是你妈,你都不知道她在哪?我怎么知道啊!”二姨翻了个白眼,“你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就回去了。”说完就要关门。

    朱慧忙拉住二姨的胳膊,“二姨你不能走,你快告诉我,我妈到底在哪?”

    “你干什么啊!松手!”二姨挣扎道。

    “你干什么呢,快松开!”一双强有力的手将朱慧拉开了,一个女人出现在二人面前,然后将二姨拉到身后护着,“你是谁啊,你想对我妈干什么啊!光天化日的,还有没有王法啦!我告诉你,不管你卖的是什么,我们都不卖,你再胡搅蛮缠我就打110报警了!这物业也真是的,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啊!”然后将二姨推到屋里,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朱慧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她认出来了,这是二姨的儿媳妇,很是泼辣的一个人,她居然说自己是推销员,她一个大专毕业后在超市卖东西的居然敢瞧不起自己?有没有搞错啊!

    朱慧气的又开始砸门,门开了,那女人倚在门上,“呦,我还当是谁呢?这不是小姨家的高材生吗?我可真是眼拙,刚才还以为是推销牙膏牙刷洗发水的阿姨呢,不是我说,表妹啊,你才二十七吧,怎么这么显老啊!不是说你一个月七八千吗?怎么就这幅打扮啊,看着比我妈还老。听说你在Q市买房了?那么有钱怎么也不好好拾掇拾掇自己,不怕你老公跟别人跑了啊!我刚才都听妈说了,我们是真不知道小姨的下落,我妈整天忙着带孙子,哪有功夫去搭理别人家的闲事啊。你去找大舅吧,大舅肯定知道。”

    “大舅家没人!”朱慧忍着怒气说道。

    “哦,没人啊,那或许是出去旅游了?走亲戚了?我也不清楚。大家虽然是亲戚,可也有自己的生活是吧,自己家的事还忙不过来呢,怎么知道别人家的事啊。没事了吧?没事我就关门了啊,还要做饭呢!”说完,关门了。

    朱慧气的肚子都疼了,捂着肚子在楼梯口坐下了。

    二姨在猫眼里看了半天,有些担心,“不会出什么事吧?她可怀着孩子呢,万一出什么事讹上咱们家怎么办?”

    “没事,我有法子。”

    过了一会儿,楼梯上来了两个流里流气的小伙子,看到朱慧,对她吹了声口哨,“大姐?一个人啊?没吃饭吧?弟弟请客!”

    “神经病!”朱慧骂了一句,然后站起来就走了。

    在老家耽搁了一天,一点消息都没有,朱慧无奈,只好坐车回去了。

    刚回家,张伟就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怎么现在才回来,吃饭了吗?家里还有泡面,我给你煮完泡面?”说着不等朱慧说话,就转身去了厨房。

    朱慧沮丧的心得到了些许安慰。

    没一会儿,张伟端着方便面回来了,“快吃吧!饿坏了吧!”

    朱慧感动极了,坐下来吃了起来。

    见她吃了一半,张伟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这次回去怎么样啊?妈怎么说?要是妈不愿意借钱给咱买车那就算了。”

    朱慧惊讶的看着他,阿伟什么时候这么通情达理了?

    “只是,你能不能问妈借点钱?不多,十万块就够了!”张伟说道。

    “十万?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朱慧连面也不吃了,惊讶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咳,我们不是买房了吗?我爸一高兴,喝多了酒,结果和人又赌上了,输了钱。我妈急的不得了,打电话给我,可我身上就三千块钱,全给他们打回去了也不够啊!”张伟笑道。

    “我没有!”朱慧也生气了,她今天折腾了一天,本就一肚子气,现在又听到这样的消息,“你爸妈到底怎么回事啊?买房子一分钱帮不上忙那就算了,现在又跑去赌钱,还是输了这么多?十万?我上哪弄这么多钱去啊!”

    “你妈不是有吗?找你妈要啊!”张伟说道。“我都不买车了,拿十万块钱有什么不行的!”

    “你也知道那是我妈的钱?为了买房子,我拿刀逼着我妈,我成了大家鄙夷嫌弃的对象,升职机会也没了,同事们都看不起我。好容易买了房子,你又要买车!我只能厚着脸皮回去找我妈要钱,结果我找了一天,连我妈的影子都没找到,我那些亲戚们个个看不起我,白眼看我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这些你都看不见。你知道找我要钱!张伟,你到底有没有良心?我还怀着你的孩子,从进门到现在,你关心过我和孩子吗?你爸妈,有手有脚,却只知道闲在家里什么都做,只知道伸手找我要钱,买房子一分钱不出,这就算了。现在赌输了钱,还好意思找我妈要钱?你到底拿我当什么?提款机?还是银行?”朱慧怒道。

    “你踏马怎么那么多废话!我爸妈也是你能说的!”张伟气的一巴掌将朱慧打翻在地,然后一把抓过她的包,将包里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翻到她的钱包,将里面的钱全都拿了出来,□□也抽出来了,又继续找,找出一张信用卡,额度恰好是十万块,张伟直接拿走了。

    朱慧捂着肚子倒在地上,看到张伟拿了那张信用卡,“不行,你不能拿,你拿了,下个月拿什么还钱?”

    张伟才不管这些,直接拿了东西走了。

    朱慧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肚子一阵疼痛,疼的她缩成一团,她感觉到下身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她感觉到不对,张口叫着,“救命!救命!”可惜啊,屋子里没人在。

    朱慧叫了半天,也没人搭理她,最后还是她自己拿到手机,打了120叫了救护车。

    毫无意外的,朱慧小产了。做手术的时候,需要家人签子,却始终联系不到张伟,没法子,最后联系了朱慧的一个同事,签字做了手术。

    朱慧在医院住了三天,张伟一直没有露面,等她出院回家,张伟正在家蒙头睡觉,朱慧忍不住蹲在门口哭了。可张伟就跟没听见一样,自顾自睡的很香。

    朱慧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她不知道该怪谁?怪张伟吗?自己不是早就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了吗?怪自己吗?可是自己只想在这座城市立足,难道也有错吗?朱慧痛苦的哭着。

    李玥然去东南亚旅行了半个月,回来了,从大哥口中得知了朱慧现在的情况,眉头紧锁,李建华生怕她又心软了,忙说道:“你不是心软了吧?我可告诉你,这张家就是个无底洞,你要是一旦心软,日后可甩不开啊。”

    李玥然笑了,“我怎么会心软呢?我只是有些感慨,都到了这个地步了,慧慧还不回头,她真是执迷不悟啊!”

    “你管她呢!总之你别心软就行了。对了,你住的地方已经给你找好了,是个回迁小区,房子不大,就在派出所边上,治安什么的还不错。行李我都让小鹏给你搬过去了,这是地址和钥匙。”李建华道。

    “谢谢大哥了。我马上回去收拾收拾。”李玥然笑道。

    她将电话卡插上手机,之前出去旅游,她重新办了张卡,原来的号码没用。一开机,跳出来很多提示信息,她仔细一看,这些日子,朱慧给她打了几十个电话,几十条短信,她一一查看,都是些咒骂埋怨的短信。李玥然原本还有些同情她,现在一想,真是日了狗了。你现在的遭遇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自己自作自受,反而埋怨我。难道我就该无私的奉献所有让你高兴吗?毛病!

    李玥然回去收拾好行李,然后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都在四处采购,布置房间,虽然这房子是租来的,可家还是她自己的,她将屋子里布置的温馨别致。闲暇时间,就看看书,跳跳舞,日子过得舒心快乐,整个人都年轻了不少。

    作者有话要说:  红楼那篇完结了,这篇开始加更了,日更六千哦!